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章 被影子追杀

下意识的,韩冰拉下衣袖,遮挡住伤口。

伤处出现得莫名其妙,正是刚才那浑身是火的男人抓住的地方。到底是怎么回事?和穿越鬼城时,车子挡风玻璃的粉碎的情况一样,完全无法解释。

她没疯吧?

“韩冰姐姐,不看看电话是谁打来的吗?”小米提醒的声音,令韩冰回魂,“说不定是我爸爸。”

韩冰勉强笑笑,拿起手机。

在她们说话期间,那只手机顽强地响个不停。此时大约等得太久,韩冰才打算接听,对方却挂线了。看了看来电话显示,居然是春七少。

又一次,这个莫名其妙的“高富帅”,打断了她的噩梦。

“同事打来的,不用理会,有事的话,他会再打。”韩冰随手把手机扔到包内,发动车子。

到博物馆后,孙姐就催促韩冰回去休息。她心中有太多疑惑,当下也没有推辞,先到附近小医院处理了一下烧伤,然后才回家。

心烦意乱、坐立不安,她那温馨可爱的小公寓,此时却倍显空荡,孤凉得陡升出一役阴森之气来,好像屋子暗处藏着什么发寒的东西似的。而手腕处传来火烧火燎、伴随着撕裂般的疼痛,让她无法忍受,连忙吃了几粒止痛药。大约那药有催眠的副作用,很快她就昏昏沉沉的进入了半睡眠状态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她。向窗外看了看,天才擦黑,这时候有谁会来找她?难道是快递包裹?在家自闭的日子,她在网上败了不少东西,都有些不记得买了什么了。

她下床,睡眼惺忪地去开门。

门外,没有人。

韩冰很纳闷,探出身子往走廊尽头望去,因为有点小近视,不禁眯起了眼睛。

天色昏暗,走廊内似乎被黑色烟尖笼罩,根本看不清楚。更奇怪的是,周围安静得不同寻常,近乎算是死寂。可不对呀,就算在十八楼,人世间那嘈杂的烟火气息总是会在,怎么会像是被隔绝在坟墓中一样?

瞬间,韩冰浑身的汗毛全竖了起来,而在还没发觉自己做什么之前,几乎是下意识的,她使劲拍了一下墙壁。

清脆的响声如此突兀,楼道里的声感灯立即散发出光亮。

真的没有人!

她暗松口气。可就在这时,走廊对面墙壁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。

……是个人形,虽然模糊,但看似是个男人。而且,颜色很深。越来越深。当“它”逐渐清晰,突然就动了起来。

走廊中没有人,但墙壁上的影子却像个独立存在的活物,自有意识一样的向韩冰靠近。

一步……又一步……

韩冰僵住了,好像浑身被冻住,完全动弹不得,心脏有如催命鼓,缓慢而重重的敲击着她的胸腔,眼巴巴地看着那影子“走”过来,就停在她的眼前,伸手向她抓来。

她本能的拼命后退,把门猛得摔上。但她要阻止的不是实质性的东西,而是影子!门缝之下,阴影就像没有声息的流水,快速“挤”了进来。这一次,它没有依附在墙上,却是地面。

此时的韩冰已经完全被恐惧所控制,脑海里、身体内、意识中,只有一个字:逃!

她发狂般的在屋子里乱跑,可那影子却有如黑色的波浪,紧紧跟随在她的后面,似乎要将她吞没。一寸两寸,它越来越接近,不管韩冰变幻什么角度,都甩不掉它。反而,它渐渐覆盖了韩冰本身的淡色身影时,韩冰只感觉到强烈的抽离感,自己的影子好像要被那鬼影卷走!

嘭的一声,韩冰被沙发绊倒,摔在地上。受伤的手腕接触地面,尖锐的疼痛令她猛得开了眼睛……

她在卧室的床上,天才擦黑,没有敲门声,没有黑影。不过,她的鼻端似乎残留着些古怪的焦糊味。

难道是噩梦残留意识?难道下午那突如其来的头疼,蓦然陷入的幻觉,浑身着火的男人又代入到她的梦里了?但若是幻觉的话,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又若说是灵异事件,当时可是下午一点多钟,阳气很旺的时辰哪。

倒也听说过一个心理试验,蒙上某个人的眼睛,把一块冰凉的铁片放在那个人裸露的皮肤上,告诉他那是烧红的烙铁,结果那人的手上真被烫伤了。

这就是心理暗示,意志越脆弱,感知越强大的人越会接受得彻底。但是,她手上的水泡可是突然就冒出来的,没有经过任何过程,也没人给她催眠。

真是……诡异得很。

韩冰抹了抹额头已经冰凉的冷汗,只觉得口干舌燥。她下了床,打算给自己倒杯水喝,可她的脚才沾地,就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儿,很不对劲儿。

有一双眼睛在看她!

就在这房间的某个角落,暗中观察了她很久,很耐心,很安静,只等着她发觉的一刻,就冲出来杀掉她!

寒意,从韩冰的脚底,一直蔓延到她的头顶。她很想僵着不动,却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推动一样,她极慢极慢的转过头去……

一张带血的脸飘浮在十八楼的玻璃窗外,正是鬼城中出现的女孩。在四目交投的一刻,那女孩举起高跟鞋,用力砸向窗子。

哗啦一声,窗玻璃登时碎裂,夜风、黑暗、阴影、血与火的呼吸感,一下子从窗外冲了进来,覆盖在韩冰的身上,有如魔鬼张开了巨大的羽翼。

恐惧,令她生出一股力量,奋力要挣脱。瞬间,她只觉得身上一疼,脑海里全是空白,再回神,发现自己掉落在床下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