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 血衣惊魂

静坐了足有一分钟,韩冰才有力气站起来。

那感觉太真实了,甚至,现在她肩头还有微微的疼痛和寒意。可为什么会做这种梦,又没有头疼的症状出现!再细听,不远处似乎鸣笛声,像是……救护车。

“嘭”的一声,走廊尽头的门被撞开了,几名医护人员,推着一辆手术车急匆匆跑过来。

对话的声音、车轮滚动的声音、仪器的特有响声……虽然嘈杂,但带着强烈的真实感。

“快闪开,有急诊!”一个护士喊了声。

韩冰正站在走廊中间,闻言本能地快速闪身,贴墙而立。那手术车从面前快速掠过,令她心中又涌上凉意来。

真的有急诊!那梦里的护士是怎么回事?幽灵护士死后仍然放不下工作,预见到未来而事前来提醒她?

这么说,她在鬼城遇鬼后,在街上大白天遇鬼后,在医院也遇鬼了?!

韩冰只感觉汗毛倒竖,立即转身往外走。可才走了两步,也不知怎么,刚才那手术车的情形浮现在她脑海里。

病患的脸被乱发和氧气面罩遮盖住了,看不清楚,但似乎是个女人。白色的被单蒙在她瘦小的身上,一只血淋淋的手露在外面,被白色衬得格外可怕。还有,那一角鲜红的衣袖。

“你守在这儿等消息,我去和队长汇报一下情况。”迎面匆匆走过来两个警察,其中年纪大些的警官对帅气的年轻警员说着。

年轻警员点了点头,追着手术车而去,根本没注意到韩冰。

怎么回事?不是生病,而是受伤吗?有警察,极可能是刑事案件的受害者。那红色……难道是被鲜血染的吗?还有,那女人会死吗?最近她比较霉,周围有不好的事就会头疼如裂,还是快点离开为好。她想着。

可是,晚了。

依然同前几次一样突如其来,瞬间就达到痛感的顶点。韩冰感觉自己像一个溺水的人,水压从四面八方而来,要把她的头全挤扁了。疼得太厉害,让她感觉不到身体还有其他部位,全集中在脑袋上。

到底有什么要钻进来!钻进她的脑子里!是什么?

她踉跄着扶着墙壁走了几步,跌坐回原来的椅子上,疼痛的折磨短暂战胜了恐惧。她非常愤怒。不管有什么自然与非自然的现象,她从小到大没做过大恶,为什么来骚扰她?可说来也怪,当她重新坐回,头疼突然就消失不见了。

情不自禁的,她向急诊室的方向看去。

那名年轻帅气的警员在急症手术室外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,不时的,有护士和医生出出进进,全部步履匆匆,神色严肃。一切,都显示着一个生命正在死亡线上挣扎。

不知病患是什么人,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?韩冰叹息地想着。

似乎过了很久,韩冰没什么概念,只呆坐在那儿。这时,急救手术室的门打开了,一名护士闪身而出,似乎是急着拿什么手术用品或者药物,出门后小跑起来。

走廊空旷,脚步声隐有回音,白炽的灯光在她身后拉出长长的身影,由于她快速的移动而不断转换着形状。就在她经过韩冰身边时,韩冰感觉眼前一花,看到她的影子和她的肉身好像撕裂了开来,变成完全独立的两部分。

就像……那护士的影子“掉”了下来!

这怎么可能?人的影子怎么能脱离身体独立存在?韩冰用力眨眨眼睛,却发现那名护士已经跑到尽头。但在她拐弯之际,明明,她的影子还在,跟随着主体,正常无比。

蓦然回头,韩冰只见自己面前的地面上,有黑黑的一团……影子?!

怎么回事?是那护士的影子脱离了一部分,还是有什么附着于其上,这时落了地?这好像不太可能,但她却是被影子追杀过的人哪。

韩冰惊骇莫名。

只见那影子渐渐变得深郁,淡黑转为暗红、赤红、血红,形态也开始变化……就像一个人抱头团成紧紧的一团,蹲在地上,这时候却慢慢抬头,并缓缓站了起来。

是梦!是梦!

韩冰提醒自己。除了第一次在鬼城,她最近遇到的所有怪事都是梦境,最终都会醒来。

那么快醒吧!快醒吧!

她用力抓了自己一把,还没有伤愈的手腕处传来尖锐的疼痛。

可是,她没有醒!

这不是梦?!

面前的红影已经成立体状站立着,迅速幻化成人形,一身红衣,乱发披散。血,遮盖了她的脸,但那发射出死亡光芒的眼睛和黑洞洞的嘴巴却清晰无比。

“是你!是你!”红衣女鬼伸出了手臂,血淋淋的断指,指着韩冰。

韩冰已经吓得没办法呼吸,冷汗如流水般顺着皮肤滑下。

什么是她?她做了什么?不是她!不是她!

她心里狂喊,求救般的看向那名还在原地走动的警察。可是,那种感觉又来了,那天在鬼城里的感觉。就是虽然看得到光明,触摸得到温暖,她却似乎被透明而无形的东西阻隔在了另一个世界中,一侧是生,一侧是死。没有人看到她的恐惧和痛苦!没有人能救她!

“是他!是他!”红衣女鬼再度开口。声音里,竟然有着与韩冰同样的恐惧和绝望,痛苦和无助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