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章 十二天的空白

最诡异的是红衣女鬼事件。

韩冰几乎算是自己一头撞上去的,虽然,在医院相遇也是巧合。

大约五年多以前,那时的韩冰还没有大学毕业,B市开始出现诡异的凶杀案。死者全是穿红衣的年轻女子,死状都极为惨烈,死前受尽了虐待,包括**待。作案者手法高明,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,所以破案的线索极少,一直悬而未决。

这件事闹得人心惶惶,一度所有年轻的女孩都不敢穿红色的衣裙上街。但后来,凶手改变了方式,选择猎物更随机了,不同的时间、地点、不同的年龄层,甚至闯入受害人的家里,甚至受害人不必穿红衣,凶手会自己买来红衣,给受害人换上。

为此,警方极为愤怒,可又无法破获案件。凶手带着一种挑衅的态度,还有智商及性别上的优越感,在暗中散发着噬血的恶气。只是,当警方布下天罗地网,誓要将凶手绳之以法的时候,凶手却突然消失了。间隔了五年的时间,健忘的民众都忘记了这件事,包括韩冰。可一个月前,又有两名红衣女子遇害。

是那件连环凶杀案吗?难道凶手又冒了出来,重新伸出毒手?还是有变态者模仿作案?不管答案如何,那红衣女鬼为什么指着她,一直叫:是你!是你!然后又是:是他!是他!最后还叫她救她?难道凶手是她认识的人?还是,她是下一个目标?

总结最近她遇到的怪事,会发现各事件间并无关联。唯一的共同点是,她可以感应到事故发生者的强烈恐惧。

可为什么?从小到大,她一直那么平凡,并没有任何比普通人奇特的地方啊。还有,诱发她头疼的全是死亡信息。而信息的附着者,全是横死的人。

有的冤枉,有的该死,有的罪有应得……可无论如何,他们都瞬间而激烈的死了。

韩冰百思不得其解,看看窗外,东方天空呈现出鱼肚白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人们各自忙忙碌碌,有谁知道在阴暗的角落中,有那么多的痛苦、血腥和死亡!

韩冰关掉电脑,疲惫万分。最后她还是决定先上床睡一会儿,然后到葛医生的师父、慧空师父那里去看看。反正李导闭关写剧本了,她被准了假,大把时间来解疑。

慈悲心?临睡着的时候她想着,但愿她的一念之仁,能换来平安平静的、从前的生活。

……

韩冰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。

“启程去机场了吗?”是李导。

“机场?”韩冰一愣,“干什么?”

她在休假啊。难道李导要找个山清水秀的安静地方,好好写剧本?这事他以前做过,但他没有跟她说过呀。再者,他要带她去外地?

“你这丫头不是失忆了吧?”李导有些好笑似的说,“本来呢,你是被批准休假的,可是我写不出东西,听你说要去朝凤岭度假区,就硬要跟你一起去呀。如今旅店也订好了,机票也买了,你难道要变卦?”

韩冰更糊涂了,只支支吾吾的说,“没有……但是……”

“别但是了,快点出门,今天有点堵车,我是特意提醒你的。不过路上小心点啊,也别太急了,时间还够,咱们机场见。”李导说着,直接挂掉了电话。

韩冰简直莫名其妙,情不自禁的抬头看了看床对面的钟表,早上八点二十分。她记得她是不到六点上的床,这才睡了两个来小时。本来是要去看慧空师父的,现在李导让她去机场,说要跟她一起去旅行……为什么她完全没有印象?

咦,今天几号?

韩冰正要下床,眼睛突然注意到钟表上的日期标志。

为什么是七月三号?!她记得清清楚楚,她睡觉前明明白是六月二十一号,怎么才感觉一闭眼、一睁眼,时间就过去了十二天?难道是表坏掉了?

迷惑中,她下了床,却差点被绊倒。低头看去,是自己的旅行箱放在床边,粉红色,上面贴满了卡通贴纸。打开看看,里面的衣物、随身物品还有手提电脑摆放得整整齐齐。

怎么回事?韩冰更纳闷了,间或夹杂着一丝未知的恐惧。

她抓起手机看,上面的日期时间同样是七月三号八点二十几分。打开台式电脑,所显示的日期也是一样,除了时间在缓慢前行。再到客厅中转转,看到了七月二号的报纸!

天哪?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她会有十二天的记忆空白?

惊恐中,韩冰又回到卧室,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机票,是七月三号,也就是今天十一点钟的。从她家到机场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左右,她九点钟出发的话,正好能赶上飞机入闸。这意味着,她还有不到四十分钟梳洗,顺便回忆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她机械的洗漱换衣,把头发梳理整齐,可心思却仍然乱成一团。无奈之下,她打电话给孙姐,旁敲侧击的问了问,得知李导已经出门,这并不是个玩笑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