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二章 真这么巧?!

八角亭,八个面,每面都有两个套房,序号是从一到八,顺序是从左到右转了一圈,每一个序号下有AB两套房间。

所以,同层的话,韩冰所住的二楼八号B,紧邻着的,正是二楼一号A。

“待会儿厨房见。”把韩冰送到门口后,李导说。

春七少似乎也想说什么,但到底没开口,直接走掉了。

打开房门,韩冰只感觉一股寒意迎面扑来,缠裹在微微的冷风之中。她没敢直接进去,伸出手臂在门边的墙壁上摸索着,把房卡插入卡槽,接通了电源。

瞬间,明亮的灯光驱走了一切黑暗。

韩冰迈步进屋,发现套房内的装修也是中国古典风格,包括了一间小书房,一个客厅,一间和卧室相连的超大浴室。她忙着把所有的灯都打开,才发现阳台的窗子是打开的,所以她进门时才感觉到冷。

虽是夏夜,但山里的温差大,晚上气温还是很低的。

她跑去关窗,抬头望见一轮半圆的月亮幽幽挂在天幕中。大约是在山上,空气质量又好的缘故,比在大城市中看起来清澈多了,极美。被这明月诱惑,韩冰暂时忽略了自己的情绪,在阳台上站了好一会儿,随后注意到临月的这一面空对悬崖,不过旅店距离悬崖还有相当的一片空地,并看不到什么深渊,只有远处群山幽影起伏。而空地上种满了不知什么花朵,在夜色中散发着幽香。

风景确实很好。韩冰赞叹着,深深吸了一口清新暗香的空气。

可就在这时,她忽然感到一阵寒气袭来,从她的身后。就好像,有什么冰冷的东西,迅速贴近她的后背,要钻进她的身体。

蓦然回头,空无一物,到处空荡荡。但眼角的余光瞄见隔壁的阳台上红影闪过,再定睛细看,却什么也没有了。

慈悲心。慈悲心。韩冰不断告诫自己,但这一次效果不大,她还是心头发毛,只得快速离开阳台,把绘了水墨画的竹帘和纱帘全挂上。

看不到,就不会怕了吧?可是,隔壁有人住吗?是什么人?AB套房的阳台是相连的,不会有“人”爬过来吧?

她慢慢退到离阳台较远的地方,却觉得套房内静得可怕,似乎,连空气中都飘浮着透明的阴影似的。其实一个人到陌生的地方,住得太大并不是好事,尤其最近她很“敏感”。不过黄泉旅店都是这种套房,她没有选择。可她当初为什么要订这里?有没有特殊的目的和原因,难道只是因为风景好?

韩冰坐在沙发上,抱住头。

十二天,那记忆空白的十二天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为什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!

“韩冰,下楼啦。”正苦思冥想,门外传来李导的喊声,吓了韩冰一跳。

他真是……连按门铃也省了。

韩冰连忙收拾情绪,出门跟李导会合。李导看她还穿着原来的衣服,不禁讶异,“没换身舒服点的衣服啊,这半天,你干吗了?”

“到阳台看看风景。”韩冰看了一眼一号A的房门,“不知这里有没人住客人。”

“下去问前台。”李导说着,率先走下楼梯。

韩冰一边跟上一边问,“不等春七少吗?”

“他长了脚,自己会下来的。”李导停住脚步,认真而低声地说,“我还得多嘴提醒你,春七直追到这里来,目的肯定不单纯,我可没见过他为别人这么动过心思。刚才他一直在,我也不好跟你说。”

“他能有什么目的?”韩冰突然疑惑了。

哪想到李导更疑惑,“还能有什么目的,不过是追求你呗。难道……他没有?”

“有点那个意思,但又不像。”韩冰实话实说。

李导愣愣地站了片刻,似乎在思考什么,但最后只是摇着头,没头没脑地道,“那太可怕了!”也不知他是什么意思,说完就跑去前台了。

“二楼1号A,有客人入住吗?”李导问前台老张。

老张微笑不语。

“不是打听客人的隐私,只是问问有没人住。”李导耐着性子又问。

老张仍然微笑不语,职业态度一流。

“这么保密?”李导三度问。

可能是被逼急了,老张答了句,“请输入订房密码。”之后,就和李导大眼瞪小眼,再不肯多说一个字。

李导忍不住大笑了起来,“真是的,不为难你,待会儿我们自己去敲门好了。那,问下厨房在哪里,你总会回答吧?”

“这边直走,到底右转。”老张仍然很“标准”地答。

韩冰心底涌上一阵古怪之意,不过这念头还没有在脑海中成形,就被李导拉走了。到了厨房一看,食材应有尽有,佐品调料齐全,巨大的冰箱旁边还贴着张纸条,上面写:食物自行取用,用后请清洁好,放回原处。另,注意防火安全。

韩冰四处看了下,并没有明火,锅炉等物全是电的。

“我们包饺子吧?”李导是北方人,对面食很有爱。而且,他这个人别的可以将就,在吃的方面却绝对不肯妥协,泡一碗面或者做个三明治,是打发不了他的。

既然反对不了,韩冰就立即动手,和李导两人一个和面,一个调馅。因为解冻肉类需要时间,又见冰箱中有好多菌类和绿油油的野菜,看起来清新美味的样子,干脆就做了素馅的。两人忙活了近一个小时,刚把饺子下了锅,春七少就到了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