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三章 风雨夜,怪声

三人面面相觑。

“有人吗?”李导冲房间内喊话,同时伸手撑开房门,向里张望。

回答他的,只有寂静。

“有人吗?”他又问,同时把自己的房卡插进门边的卡槽中,接通电源。三人顺着明亮的灯光走进一号A房间,结果转了一圈,发现并没有人类入住的痕迹。

“门锁坏了。”春七少检查了下房门说,等李导和韩冰出了房间,他把门关好再推开,果然没有什么障碍。

韩冰暗松了口气。

“二楼一号A的门锁坏了,叫人来修修吧。”春七少倚在栏杆上,对着前台大声说。

山里的夜晚很安静,春七少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内回荡着,声音不可谓不清楚不响亮,可老张却根本不理,仍然笔直的站在前台里,仿佛没听见一样。

“真行,站着也能睡着。”李导赞叹。

“他这是睡着了?”韩冰有点纳闷。

“不然哩?”李导摊开手,“除非是进入意识模糊的状态,不然谁能站着一动不动?算了快回房间吧,明儿一早咱们爬山去,看看附近的风景,回来后我就要开始工作了。”

李导拔腿就走,随后发现春七少还站在韩冰身边不动,连忙招手道,“春七你来一趟。”

“干什么?”春七少愣了下。

“刚才不是说了?有个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。”李导干脆走回来,拉着春七少就走。

春七少没办法,回头望了一眼韩冰,手指在耳边比划了下,就被强行拖到三楼去了。

韩冰疑惑于他那个手的势的意思,正站在原地发呆,一号A房间的门又缓缓地、无声无息地打开了一条缝隙,就像有人往外窥探似的。

明知道里面没人,明知道是门锁坏了,可韩冰还是打了个寒战,也不敢再多想,连忙进了自己的房间,还把防盗锁给加上。虽然到处空荡荡的还是令她不安,但好歹感觉把不好的“东西”挡在了门外。

她发呆似的站了一会儿,就把房间内所有的灯全部打开,然后紧张而快速的沐浴洗漱,换上了睡衣上床,一眼镜子也不敢瞄,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。

也许是因为房间内亮如白昼,也许是因为白天确实累了,韩冰上床后不久,居然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。山风吹拂着黄泉旅店檐角上的风铃,发出清脆悠远的响声,也有助眠的作用。

不过她以前听懂得风水的人说过,风铃是不能乱挂的。不然,不但不会平息人体纷乱的气场,带来好处,还会招来邪祟之物。

模模糊糊地想到这一点,韩冰蓦然从昏睡中惊醒过来,似乎是有人推了她一把似的。她躺在床上不动,有片刻的发呆,接着就明白是有声音吵醒了她。

风铃声!

很急促,叮铃铃……叮铃铃,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凶狠的摇晃,令舒缓轻柔的铃声变得急躁狂暴了起来!接着,狂风的呜咽自空山而来,听起来就像小儿夜啼,夹杂着女人的尖叫。

咔!震天动地的霹雳声响起,闪电的强光穿透厚厚的窗帘,像是在房间内投下一团青白色的光影,随即消失不见。

下雨了吗?韩冰颇感意外。

他们到达旅店时天气晴朗得很,天空中皓月繁星,万里无云,怎么才几小时,就有狂风暴雨来临呢?看看床头桌上的灯,凌晨一点二十分。

韩冰鼓足勇气下床,走到窗边,一手拉着窗帘的一角,犹豫着要不要拉开。以前看恐怖电影,这时候的窗玻璃上,必定贴着一张惨白的鬼脸。

咔!又是一声雷鸣,比刚才的还要响亮。

韩冰手一抖,下意识地拉开窗帘。

夜,黑得像没有尽头一样,只有电蛇银舞偶尔带来一丝惨青色的光线。这场雨下得突如其来而且可怕,狂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点摔在窗子上,就好像要闯进房间里似的。

她连忙把窗帘拉好。

幸好她不怕打雷的声音,可那风铃声响得好像一个垂死的人在挣扎尖叫,听得她心里毛毛的,感觉心脏都被带得和铃声同一频率了。

没办法,她只好重新窝到床上去睡觉,把头都蒙在了被子里。但是当她迷迷糊糊再度入睡时,突然又传来铃声。门铃声。

“谁啊?”她下意识地大声问。

没人回答。

但是,门铃声也没再响起。但韩冰强烈的感觉,门外有个“人”,正屏着呼吸,与她对峙着,看谁先沉不住气。

最终,是韩冰绷不住了。她悄悄下了床,光着脚,踮着脚尖,走到门边,通过猫眼向外看。

真的没有人!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