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四章 谁也别想走

“好吧,如果你坚持,明天我们就换酒店。”春七少见韩冰神情紧张,答应。

随后,又犹豫了一下,“你要我在这里陪你吗?”

韩冰点头。

她想摇头,可是做不到。

“那我们睡吧。呃,我是说,我睡客厅。”春七少解释,然后发觉还不如不解释。

但韩冰的心思显然没放在这上面,而是皱着眉问,“除了马蹄声,你真的什么也没听到吗?”

“风雨和风铃声算不算?”

“不算。”

“那没有了。”春七少迟疑了下,“你听到什么?还是见到了什么?韩冰,跟我说说,这些日子你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
“我刚才听到门铃声一直不断的响……不只是我的房间……所有房间都被按了门铃。”韩冰回避着以前的事,只提今晚。

“我很肯定我没听到。”春七少认真地说,然后定定地望着韩冰,“有没有可能,你出现了幻听?从中国传统的理论来看,人身体外是有气场的,如果这气场被其他意识侵入,或者受玻周围环境的影响,就容易看到或者听到并不真实存在的东西。”

韩冰没说话,只想了想,然后拉着春七少到走廊。在等春七少下楼的时间里,她已经穿戴整齐了,所以只能蹲在地上摸索,寻找那片被浸湿的地毯。

地毯是深紫色提花的,在光线昏暗的情况下,很难分辨哪里浸了水。

“你在找什么?”春七少也蹲下,问。

不管韩冰在找什么,此时证据已经不在了。因为她记得清清楚楚,那片湿了地毯就在栏杆和她的房门之间,可现在,地毯上没有任何曾经被滴了水的痕迹。

怎么回事?若说已经干掉的话,时间是不是短了点?而且地毯很厚,很难一下子就全干透了。难道,真是她的幻听?那马蹄声是怎么回事?集体幻听?

“天亮后,一定要离开这里。”韩冰唯一能说的,就是这句话了。

回房间后,因为春七少在的缘故,韩冰莫名其妙的安心,居然好睡了后半夜。而春七少却再没有睡着,一直站在阳台上,望着被雨丝迷蒙了的远山发呆。

风雨,并没有停,但却不再狂暴了。黄泉旅店八个檐角的风铃声也舒缓起来,那声音被雨意衬托着,更加清脆。

谚语道:先有牛毛没大雨,后有牛毛雨不停。这天时,说明暂时晴不了的。春七少想。韩冰为什么对他态度友好,是忘记那件事了,还是想开了?还有,老爷子为什么让他来这里呢?

真古怪啊。他叹了口气。

因为细雨不停,天色还阴沉着,所以天色大亮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多。

合衣而卧的韩冰是被门铃声给惊醒的,恍然中,她还以为又出现了幻觉。随后她听见男人的嚷嚷声,这才意识到是李导来了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李导问春七少,又是意外,又是震惊,

“找韩冰一起吃早餐哪,我只比你早到两分钟。”春七少反应快,看李导像保护小鸡的老母鸡一样,没有说实话。

“那韩冰呢?”李导一听,果然态度好些了。

昨晚跟老婆通电话,老婆知道春七少也跟来了,特别嘱咐他要保证韩冰的“人身安全”。

“在这儿。”韩冰正好整理好衣服,出屋。

李导见她衣着整齐,心全放下了。

三人一起下楼。

春七少故意错后几步,对韩冰低声说,“换旅店的事,你跟他说哦。李导你比我了解,凡事都打破砂锅问到底的,我应付不来。”

“说什么呢?快点走。”李导发现春七少在和韩冰窃窃私语,回身催促。

韩冰连忙跟紧,并没有意识到她跟春七少嘀嘀咕咕还交换眼色,显得有多么暧昧。不过他们才进大堂,迎面就匆匆走来两个男人,正是B市脑科医院的主任医生姚清杨,还有那个奇怪的和尚。

“早啊。”走在最前面的李导高高兴兴地打招呼。

“情况不对。”姚清杨却青白着脸道。

韩冰吓了一跳,无意间瞄了一眼那和尚,见他神色凝重,不禁紧张起来。

“出了什么事?”春七少忙问。

“谁也别想走了。”姚清杨的眼神中闪过惊恐。

“什么意思?”春七少皱眉道,“什么叫‘谁也别想走了’?你别急,慢慢讲。”

姚清杨摇了摇头,似乎浑身的力量都给抽走了似的,指了指大门的方向道,“你们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韩冰等三人面面相觑,然后不约而同的快步走向旅店的大门。

方向正确,门口处有一尊有香味的木雕神像,可再转过去,原来应该是大门的地方却被堵住了。不,应该说……似乎从来没有过门一样,那面墙完美无缺,没有半点异常的痕迹。

怎么回事?大门被封,难道真的出不去了?!

“是不是方向搞错了?”李导一脸莫名其妙地问,还上前,用力推了推那面墙,又四处敲打,可墙还是墙,并没有被推开,或者找到机关。

“不可能所有人都搞错了吧?”春七少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韩冰发现他很严肃的时候很帅,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,不是现在流行的那种经典男色般的精致清秀华丽,不是类似于影视明星似的,而是原始的性感,坚毅而果决。

“沿着一楼走一圈。”他想了想说,头一次,不像个纨绔子弟那样,而是颇有些领导的风格,让人不自觉的依赖、信任和服从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