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五章 每个人的理由

“鬼!有鬼!”姚清杨突然爆发,抱着头狂叫,“这是鬼店!我们要被杀死了。全都得死!”

谭和尚倒还镇静,但神色也没有大师风范了,掩不住那一丝慌乱。

韩冰下意识的站在了春七少身边。不知为什么,感觉站在他身边,就会莫名其妙的安全。

倒是李导,不但不怕,反而还有点兴奋,“鬼?真的有鬼吗?那老子倒要见识见识,平常哪有个这个机会!”

“我们出不去了!我们都会被鬼杀掉!”姚清杨还再尖利的大叫。

这让韩冰产生了厌恶感。

他是这里年纪最大的男人,是脑外科的主任医生,应该看惯生死,应该处理事情成熟且稳重,比别人有阅历,怎么会怕成这样子?

“谁说出去就一定要走门?难道没有窗子吗?”春七少好整以暇,看起来很轻松,却谁也不知道他心中的凝重感。

门没有了,窗子还留着,说明窗子八成是出不去的。不然不管是谁布的局,那也太好破解了。他之所以这样说,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还保持着一点希望,别太早陷入被围困的疯狂。太多事实已经说明过,当人被局限在一个特定的空间内时,所有的人性丑恶都会暴露的。

可是他的话才说完,姚清杨就像触电一样,直奔到一扇窗子前,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,居然搬动了沙发座前的小茶几,向窗子砸去!

咚的一声,小茶几在距离窗玻璃很近的地方,不知撞上了什么,似被空气阴阻滞,绝望而无力地落地。

这结果刺激了姚清杨,他抓起手中一切可举得起的东西,不断向每扇窗子猛砸。然而,窗边就像被设置了透明的结界,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。

外面,绵绵阴雨还在落下,那永远不会损坏的玻璃就像无数只眼瞳,被冰凉的雨水划出一道道落泪般的痕迹,模糊后,冷冷的注视着被困在旅店中的几个人。

春七少在姚清杨跑向小展台,打算砸开玻璃柜,拿展品做投掷物时,及时冲上去,干脆利落的把他打晕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谭和尚似有不忍。

春七少耸耸肩,“我是不得已。”

“免于他发疯是对的。”李导叹气,“不过可以先制服他再说嘛。”

“谁耐烦跟他多说。”春七少没有任何负罪感,之后转过头来对韩冰说,“走,先去弄点早餐吃。”

“这时候,施主还吃得下?”谭和尚惊道。

“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吃,不保存体力怎么和‘鬼’斗?”春七少无所谓地说,“现在是大白天,不会出什么状况。吃饱喝足,大脑供血好,我们才好冷静下来,研究要怎么做。”

“说得有理。”李导赞同,随后指着姚清杨对谭和尚说,“麻烦这位大师先看着他,我们做了早餐出来,咱们边吃边研究。”说完也不等谭和尚回答,拉着春七少和韩冰就冲进了厨房。

“你们怎么看?”一进厨房的门,他就搓着手问。

“谜题总不会无缘无故降临,总有原因。”春七少略蹙了蹙眉,“我们若解不开,困死在里面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“能不能找到其他出路?”李导又问。

“我看不要白费力气。”春七少耸耸肩,“既然要困我们,哪那么容易逃脱?有那功夫,不如研究一下谜面,才好解题。比如,我们都为什么要来这里?都是怎么来的?看彼此间有没有特殊的联系,这样才能有的放矢,不用盲目行事。”

“你好像不怕?”李导怀疑地瞄了春七少一眼。

春七少笑笑,“怎么不怕?可是怕有用吗?韩冰,发什么呆?”

他突然转移话题,一直沉默的韩冰没有防备,顿时愣住了。也就在此时,她脑海里突然再度闪出一道光,看到慧空师父对她说:凡事有因必有果,有果必有因,溯本追源才能解决问题。

十二天的记忆空白,闪回到某一点,却令她喃喃地念了出来。

可慧空师父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,记忆只给了她一丝提示,不肯多些线索呢?

“说得对。”李导习惯性的拍拍韩冰的头,“一乱乱麻中要找到线头,才好慢慢理清。咱们还是先弄吃的吧。”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