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八章 鬼小姐

“请问你是……”男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韩冰像被冻在冰晶中一样不能动弹,悬在半空,只眼角的余光看到姚清杨慢慢走进视线。

他手里拿着食盘,似乎吃光了东西,想到厨房中再拿些。而他的话,是问向红衣女。

怎么?姚清杨也见鬼了吗?说起来,当时抢救红衣女时,他是主治医生。若说他与她之间有什么瓜葛,红衣女是唯一的联系。可红衣女已经死了,那魂魄来干什么?报仇?但是红衣女的死与她无关,姚清杨没办法救活红衣女也不是他的错。再者,魂魄可以穿过千山万水,横跨大半个中国而来吗?

一连串的疑惑,甚至掩盖住了韩冰心里的恐惧。

“我叫桂姐,也住在这里。”红衣女微微一笑,风情万种。

“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姚清杨态度很温和,不像对韩冰那么声色俱厉。

“我早就住进来了,只是因为生病,一直关在屋里罢了。”叫桂姐的红衣女轻声道。

“啊,你哪里不舒服?我是医生,可以帮你看看。”姚清杨很好心。

桂姐一回手,推开了身后房间的门,“那谢谢你,快请进。”

屋里,没有开灯。从韩冰的角度看,里面黑幽幽的,深不可测。

“别去!”韩冰拼命大喊,可叫出不了声。

桂姐侧身,让姚清杨进屋,然后食指贴近红唇,对韩冰做了噤声的姿势。

韩冰急得不行,用力扭动身体,想摆脱无形的束缚,可到头来,她惊恐的发现自己不知为什么变成了一幅人皮画,就挂在桂姐房间的墙面上,根本无法移动。

而桂姐一进屋,就柔若无骨的倚在了姚清杨怀里。

姚清杨略挪了挪身子,“桂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是什么意思,我就是什么意思了,姚医生。”桂姐媚笑,“我见过的男人没有一千,也有八百,男人想什么,要什么,我一眼就看得出。这旅店处处诡异,你心里惊慌,可不正要点事情发泄发泄吗?”

她果然是做那种事的。可她是个鬼。鬼小姐!不然,她怎么知道对方姓姚?

“我们今天搜查旅店的时候,每个房门都敲过,好像没有人住在这儿啊?”姚清杨没有注意到破绽,只不安的又动了动,似乎感觉出了事情的不对。

“敲门没有人回答,或者,因为房间里的不是人!”桂姐笑了起,半真半假。

姚清杨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但一转眼,看到桂姐的身体被灯光映出了光影,又暗松口气。

“真会吓人。”他强笑道,“你有影子。”

“谁说有影子的,就一定是人?”

“不管你是人是鬼,老子今天都跟你拼了。”姚清杨突然恼羞成怒,把桂姐按倒要在床上。

韩冰闭上眼睛,可不想看到这无耻的一幕。但桂姐咯咯的笑声和姚清杨野兽般的粗喘令她没办法忽视发生的事。

这个姚清杨很有问题,遇事后的反应过分极端,难道他平时温文尔雅的外表全是伪装,只有现在的他才是真实的他?前一刻,他还被这诡异莫名的旅店、隐藏的鬼怪吓得魂不附体,表现出人性中最卑鄙和胆怯的东西,可后一刻,他做事无所顾忌,和陌生的、不知是人是鬼的桂姐打得火热。似乎,桂姐身上的红衣刺激了他,令他失去理智,变成一头可怕的疯牛。

“把衣服脱了!”他吼叫。

“你不喜欢这件衣服吗?你不是最喜欢女人穿红衣服?”

“少废话!”

“好吧。这样如何?”

“啊!”

听到姚清杨的惨叫声,韩冰情不自禁的睁开眼睛,随后吓得差点晕死过去。红衣如云,飘下后是丑陋的真相。

一个女尸仰面躺在床上,身上的肉被刀割成一条一条,整齐的贴在骨头上。桂姐的脸,青白死灰,发如枯槁,眼神空洞而呆滞,诡异的是,只有那双红唇仍然是活的,咧开来,衬着发黑的牙齿,嘻笑个不停。

姚清杨吓得歪倒在床的另一侧。

“怕什么?这不就是我本来的样子吗?是你叫我脱掉衣服的。”桂姐“温柔”地说,“我的衣服,就是我的伪装,谁知道这层人皮下,究竟是什么的黑心肠。”

天使给予,魔鬼贪婪,灵魂在不为人知的深处。

不知为什么,韩冰突然想起春七少说的这句话。

“啊!”姚清杨又大叫一声,连滚带爬地起来,试图逃走。

可是红影闪过,他又跌回到床上。这一次,女尸重新变成了桂姐。

“别走,谁都得付出代价!”桂姐说着,突然张大了四肢,脸上也露出凶狠之色。

她,就像融化了一样。整个身体,连同那件血红色的长裙,迅速展开、平伸、直到融为一体,化为血海。只她的头还飘浮在血海之上,愤恨地看着姚清杨深深陷入。

“救命!救命!”姚清杨拼命挣扎,在血色上辗转翻腾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