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其他“人”?!

“好不好不说这个?”春七少皱了皱眉,“韩冰的脑波异于常人,太容易接受不良意识了。”

李导拍拍春七少的背,“我是提醒你,去时容易回来难。我们在你背后,你自然可以放下心。但你回来的时候,可没人护佑你。行了,没事,背上干干净净。”

正说着,谭和尚也回来了。没等别人问,他就摇头叹气道,“所有门窗都打不开,砸也砸不动。果然,它不许我们走。”这个它,自然是指黄泉旅店。

“不许走,那就先住下吧。”春七少望了望窗外的日光,“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,我们必须做好准备。”

韩冰心里咯噔一下。

外面阳光明媚,他们看得见,却不能沐浴其中。一墙之隔,却是两个世界一样。

一边是生机盎然,一边有可能……是死。

而且春七少说得对,青天白日的尚且这么诡异,谁知道入夜后会如何?真正的恐怖秀,只怕那时候才开始。

“我们住在哪儿?客房,还是大堂?”李导左右看看,“房间里空间小,也舒服一点,对即来的危险有缓冲。但是在大堂,回旋的余地大,若真有什么,跑路比较方便。两个方案,各有利弊。”

他们回到黄泉旅店拿东西,本打算就离开的,哪想到又被困了。旅店内没有服务人员,所以他们把房卡就放在前台那儿,回房间很方便。若是住大堂,就要把被褥什么的搬下来。

“这旅店不让我们走,又能跑路到哪里?”春七少对李导说,“我的意思还是回房间,即来之、则安之,休息好才有体力面对未知危险。但是,最好住在一处。好在全是套房,四个人住得开的。”

“我不习惯和别人住,还是住隔壁好了。”谭和尚突然说,“如果有事,我立即来找你们。”

“要有恶鬼,怕你来不及哦。”李导一脸百无禁忌的模样,到前台处拿了韩冰之前的房间房卡,又把隔壁那间的房卡丢给谭和尚,一行人无奈的又上了二楼。

春七少的意思,四个人应该白天分成两班,轮流休息,晚上要惊醒一点。不过昨晚大家都睡得不错,现在心里又有事,哪能睡得着,所以就约了去厨房做饭。

“也不知厨房还有没有吃的,新鲜的水果蔬菜是不敢想了。”李导抱怨着,可一进厨房的门,他就愣住了。

其他三人,也是一样。

洗理台边,有一只大筐子,里面装着新鲜蔬菜和水果,拉开超大的冰箱,里面也是满满当当,肉蛋奶酒,一样不缺。

“看来,是要把我们养胖再杀啊。”李导感叹,“那就别客气了,说什么也要当个饿死鬼。”

“看过《七宗罪》吧,大导演?”春七少笑笑,“其中有一个人贪食,死相那叫一个难看。”

“皮囊色相,死都死了,还管那么多。”

韩冰和谭和尚对视一眼,有些无奈。

春七少和李导,其实都是胆子很大的人,还不知要面对什么呢,居然什么都敢说。若是有迷信的人在此,一定会感觉不舒服,言语不敬,可能会引来报复的。可是他们也是故意表现得轻松,毕竟那个黑洞洞的甬道在,谁的心里也不会踏实。就像明知道要面对灾难,但在此之前也没必要先把自已吓个半死。

“做点蛋卷什么的吧,韩冰拿手,还宜于存放和携带,营养价值也高。”李导提议。

大家默然,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。

如果几天内没有怪事发生,他们就不能一直等在旅店里,肯定要走那条神秘甬道,想办法出去,也说不得就困在里面了,毕竟甬道的尽头不知通向哪里,不知道有没有未知的死亡。所以,吃的喝的东西都要带一些。话说回来,春七少带了野营的设备,这时候倒刚巧能用上。

不过,若今晚就发生些什么呢?

所有人都不触及这个话题,但那不意味着不存在。于是,场面一度诡异的寂静了下来,以至于有脚步声传来时,大家都是一惊。

踢踏……踢踏……

旅店里有其他“人”?!

春七少立即上前,把韩冰拉到身后,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扶在洗理台上。附近,是一把明晃晃的剃肉刀。

四个人,八只眼睛,死盯着厨房门口,都摆出了防御的架式。

那迫紧心跳的声音越来越近了,韩冰握紧拳头,心脏骤然停止了似的。忽然之间,一个男人出现在眼前,四十来岁,山里人特有的黝黑皮肤,小平头,身上是皱巴巴的西装,没有系领带,头有点小,有一双精明的眼睛。脚下,是一双拖鞋。

“你们是谁?”来人也吓了一跳,后退了半步,看样子随时想跑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