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章 咕咚咕咚

“二十年前我们这儿还是野地呢,也有人喜欢来玩啊。”老张感叹。

“真正的美景都是不为人知的。而且如果轻易看得到,也就没了那震撼的美感,那种历尽了风雨,才能见到彩虹的幸福。”吴姐微笑着说,“现在环境好了,湖光山色看似没有变化,但少了清新的灵动。其实,找不回以前的感觉了。好在,黄金泉还是那么美丽。”

她说得有些伤感,大家不好接话,听她又舒了口气说,“看我,发什么感慨,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?如果不是这边开发好了,以我老公的年纪和身体,他想来回顾以往,也没有力气亲自爬山了。”

“赵先生现在身体还好吗?”春七少试探着问。

“他是心脏出了点问题,才做了搭桥手术不久,每天有一半时间要卧床,走路也暂时需要靠轮椅,不能剧烈活动。”吴姐叹了口气,“这边海拔又有点高,他可能要在床上适应两天才行。”

“这种状况,到低海拔且平坦的海边疗养岂不是好?”韩冰纳闷。再说,连走路也算是剧烈运动,那应该病得很严重才对。之前老张还说,赵先生的脸色不太好。

吴姐的脸上突然涌上一点点粉红色,给她不太年轻的脸增加了妩媚的光晕,“这里比较有纪念意义啊。医生说过,心情好,身体才会好,所以他一心要来这里。你还年轻,不懂,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,什么都是过去的好。”

春七少和李导对视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三个字:麻烦了。

如果这家店有什么古怪,如果有需要逃命的时候,如果要走那条神秘甬道,有一个不良于行的人跟着,实在是很大的负担。可都在一家店里住着,又不能扔下这对夫妻不管。

想了想,春七少还是说,“吴姐,您进这家店之后,有没有发现什么古怪的事?”

吴姐愣了下,随后笑道,“你是说关于黄泉旅店的那些传说?我们来时,当地的司机告诉过我们,可在我看来,那都是无稽之谈,不能信。”

“可是这家店,确实是有古怪的。”谭和尚插了一句,“我们说了,吴姐你别害怕,可好歹要有个心理准备。就在前几天,还有个杀人狂在这里出现。”

“不是已经逮捕了吗?”吴姐惊讶地问,显然是听说了一些事的,“那还有什么问题?”

这叫人怎么说呢?春七少抓抓头发。

哪想到吴姐却安慰道,“别怕,平生不做亏心事,半夜敲门心不惊。四十不惑,到了我这个年纪,很多事就看开了。若真有什么,也找不到咱们头上来,所谓冤有头,债有主。”

听吴姐这么说,不知为什么,韩冰想起葛医生对她说的话:要有慈悲心。如果以慈悲的角度来看那些无法解释的奇异事件,那些恐怖的事情,心里会好过一点。不过当时该害怕,还是会害怕,只是随后回忆起来,心情是平静的,踏实的,没有留下心理创作而已。

所以,一念之善,不仅是对善待别人,更是善待自已。

“吴姐,不管是人还是鬼,甚至是小动物,也不都是讲理的。”春七少苦笑,“我看吴姐是个镇定的人,不妨您跟我来看看,就什么都明白了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吴姐很纳闷。

“简单,就是我们进得来,却出不去了。要么被困死,要么出大事。”李导言简意赅。

吴姐很惊讶,被春七少带到甬道门口时,那种惊讶到达了最高的程度,张着嘴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“这是……这是……”她指着甬道,面色变幻不定。

“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?”春七少解释,“事实上,我们比您来得还早些,几天前那个杀人狂案件,是我们亲身经历。我敢保证,这个店有古怪。当时,我们全都陷在了幻觉和噩梦之中。现在,又不知面对的是什么。”

听他这么说,韩冰无意识的看向那座等人高的木雕神像。

山神雕刻无言,只盯着对面的甬道,本来是狰狞的面色,却不知为什么露出一点点诡异的笑意来。韩冰用力眨了下眼睛,难道是错觉?

“给我点时间,消化一下。”吴姐说着,慢慢走回来,坐回大堂中央的座位上。在韩冰愣神的工夫,显然春七少已经简要说明了上次发生的事。

韩冰忍耐着一种感觉,那山神像在看她,匆匆走到春七少身边。不知为什么,她本来背后发凉的,但站在春七少身边,就再没有汗毛直竖的感觉。

此时,天色已经全黑了,就天空中还有点淡淡的青灰色,蒙蒙的。远山,黑幽幽的起伏不定,有不知名的光线在山间闪烁,却一下子又消失。

“那是什么?”韩冰问老张。

“我们山里人都说,那是山魅的鬼影子。如果看到很多,身边就会死人。”老张答,不仅嗓子发紧,身子还抖了一下。

“你们说,会不会有什么怪东西从那甬道里出来?”李导突然问。

春七少皱了皱眉头,没说话。

但他的意思很明显了,这时候大家都紧张,李导的各种猜测放在心里就好,说出来只能徒增大家的恐惧感。李导是艺术家的脾气,可到底,这是事实,不是他的电影。

“我们把道口堵起来怎么样?”谭和尚建议。

“不会有用的,别白费力气。”韩冰摇摇头。

人在不安和恐惧中会更大的消耗体力,而他们还不知要面对什么,她的原则还是一动不如一静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静观其变吧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