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章 赵先生和琉璃艺术品

“回来,去哪儿?”看韩冰往门外走,吴姐拦住。

“不是要去吴姐的房间吗?”韩冰纳闷。

“走电梯吧。我出来时没带房卡,但电梯没锁。”吴姐指了指储物间,“我老公走两步就喘得像肺里拉风箱,总不能让他帮咱们开门。”

是不应该。黄泉旅店的房间都是豪华套间,面积很大,若从卧室去开门,对一个不良于行的人来说,实在也是负担。

可是那电梯……韩冰有点不敢坐。李导说过,那电梯就像棺材。

“来吧。”正犹豫,吴姐却抓住了韩冰的手腕,“老式电梯,慢得很。”

韩冰被扯得没有反抗的机会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吴姐身段纤细,手劲儿怎么这么大!

电梯相当狭窄,两个女人并排,都挨得紧紧的。吴姐是江南女子,身段娇小,她瘦瘦的肩头正抵着韩冰的上臂处,很是骨感,有点硌得慌不说,还很有些寒意。

“吴姐,你体寒吗?身上好冷。”她关切地问。

吴姐笑笑,“是啊,年轻时爱吃冰凉的东西,老了才知道有多伤身。现在我夏天时都喝温茶,一点冷食也不沾的。”说着,她拉上了电梯门。

什么变态的设计啊,电梯内居然没有灯!

门关闭之后,断绝对了一切光源,漆黑一片,若不是那红色箭头的指示灯在闪,她甚至以为真的是被困在棺材之中。她并没有幽闭恐惧症,可在一刹那,那种疯狂的绝望就弃塞进她的心房,就像被活埋在土里,等着死亡一点点将她凌迟。

吱吱嘎嘎,果然是老式电梯,运行得很慢,还发出沉闷的响声。吴姐的呼吸声很细,几乎被完全掩盖,好像韩冰身边站的是一个死人。这更增加了孤独的恐惧感,令韩冰蓦然就想起鬼城遇险那件事。

自从那天开始,她才有了可怕的异能。此时那种感觉又来了,五脏都像被一只鬼爪紧紧握住,她突然很害怕,仿佛天地之大,只有她一个人越了界,没有人能帮助她。若不是强行镇静着,几乎尖叫出声。

她不安地挪动着脚,忽然感觉脚下踩到了软软的一团东西。她再控制不住,猛地抱住身边的吴姐。结果,却扑了个空。

人呢?人呢?

冷汗,蛇一样顺着脊背流了下来。

叮的一声,电梯门开了。

突然的光亮,令韩冰的眼睛刺痛,但她还是努力瞪大眼睛。当她能视物,立即松了口气。

疑心生暗鬼,果然。

没有棺材,没有被活埋,没有冤魂。

吴姐站在近门处,所以她才没抱到人,一手按着电梯门。而地面上,是一件衣服,看起来像……像是李导的衣服。那件蒙在神像的头上,后来不知跑到哪里去的衣服!

“这是……”镇定了下,她捡起那件上衣。

没错,就是李导的那件。可它怎么会跑到电梯里来的?当时他们从储物室进了电梯,外明内暗,并没有看清。可是,统共这么大点地方,怎么进来时没踩到?

“咦,哪来的男人衣服?”吴姐纳闷地问。

“您不知道?”

“不知道啊。”吴姐的脸上没有丝毫说谎的痕迹,“我一直是从楼梯上下的,这是两天来第一回坐电梯。古人说得好,灵丹妙药,不如跑跑跳跳,能走路时,我从来不省事,这样才能保持身材啊。到我这个年纪,节食加运动才能保证不再保,想减肥是基本不可能的。女人,必须随时保持容颜美丽,不然,男人是会嫌弃的。”

“那这衣服……”韩冰打断吴姐的话,怕她又开始谈论男女相处之道。

“电梯是从楼上锁的。”吴姐突然声音降低,没来由的就让人心里一缩,身上也起了鸡皮疙瘩,“不是说这旅店有古怪吗?我怕到时候跑路,我老公不方便,所以楼上开了锁。”

“电梯一直没用吗?”韩冰又问。

吴姐点点头。

就是说,有人从储物间把衣服丢进去的。是谁这么做的?理论上说,没人有时间和动机。

除非,不是人干的!

“先出来吧。”吴姐踏出电梯,“这里面总让我闷气,连个灯也不安,真不配旅店的整体水准,回头网络通了,我要在旅行网上给差评。”

韩冰犹豫一下,把衣服捡起来,搭在手臂上。

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她感觉衣服格外沉重冰凉,像是一条溺水的鱼,软趴趴、湿答答地贴在她身上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