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一章 鬼坟地狱

不管不顾地冲下楼,就见到谭和尚盘腿坐在甬道门口,瞪大着眼睛,死盯着前方。

“他们还没回来?”韩冰担心地问。

谭和尚摇摇头。

事实上,他不用回答,看他的样子就是在这里坐了一夜,一动也没有动过。

“再等半小时,我就去看看。”谭和尚咬了咬牙。

韩冰张了张嘴,很想说和他一起去,却终究没有说出口。她也担心,可是挑夫老张已经离开,接着就是春七少和李导,如果谭和尚也去,这里就只剩下她和吴姐、赵先生夫妇。

实话说,一想那两个人,她就心里发寒,不想单独与这对古怪夫妻在一起。但若她也离开了,万一春七少和李导回来了怎么办?又如果吴姐两口子有问题,谁会提醒他们小心危险呢。

李导自不用说,是她绝对信任的人,亲人一般的感情。与春七少认识五年,她一直对他疏远而戒备,但最近几天莫名其妙的就信任起来。或者,带萌生了些其他情感。也许是同生共死的经历造成的,其实春七少也是如此,以前对她有些暧昧的接触,但并不热烈,更不用说死缠烂打了。

而这种信任,令她想保护他们。至少,不能置他们于险地。所以,她必须留下。

“等到中午再说吧。”她想了想。

无论如何,午时阳气足,如果真有阴邪的事情,总归会占些有利的天时。地利和人和……看着那黑黝黝的洞口,想想吴姐夫妻,就不奢望了。

谭和尚看起来很紧张,听韩冰建议探路的时间延迟,多少有些松了口气。他很害怕,但他有男人的职责,如果他不去找失踪的人,难道叫韩冰和吴姐两个女人去,叫赵先生一个重症病人去?

但他最希望的,是在中午之前,春七少和李导能回来。哪怕,只回来一个。

“它,又走远了吗?”韩冰瞪大眼睛,视线试图穿透黑暗。而口中的它,是指山神像。

“早看不见了。”潭和尚苦笑摇头,“但时时会听到摩擦地面的声音,应该是……继续在走。”

韩冰也无语,可她虽然害怕,但却休息足够,就对谭和尚说,“我先去厨房做点吃的,然后我来替你守在这儿,你去睡一觉。万一必须去甬道里探探,你要保持精力充沛。”

谭和尚想了想,应了。

韩冰急忙的简单洗漱,然后去厨房做了吃的。期间她总是情不自禁的看着储物间的门,那后面正棺材电梯的入口,通到楼上的房间。不知吴姐和赵先生在做些什么,要不要送些早餐?

犹豫一下,她没有多事,若是吴姐需要,自然会下来。她收拾完毕,就抱了所有能搜集的被单、窗帘下来,换谭和尚去吃东西并休息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谭和尚好奇。

“剪成条,绑成绳,如果你要进甬道,我这边牵着些,如果绳索用尽,还没发现什么,你就立即返回。”韩冰想了想,“当然了,绳索是越长越好,楼上还有春七少留下的登山绳,共三条,各二十米左右。”虽然几百米的长绳未必管用,但总算是一条退路,一点保障措施。

“行,等我吃完了再帮你找些布单来。”潭和尚点头道,又想了想,“不如叫吴姐一起来动手,速度快点,也会编得更长。哪怕我用不上……”他看看甬道,“早晚还是有用的。”

韩冰明白他的潜台词:假如春七少和李导不回来,假如他去寻找也不回来,韩冰不可避免的也要踏入这个神秘甬道,因为不能被困死。那时,绳索也许可以保护更多的人。

他们被关在黄泉旅店之始,自然是一动不如一静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动,才是生。

“我去找吴姐吧。”韩冰想了想,“两分钟,我去去就回。”她扔下剪刀和布单就跑,好像生怕自己会反悔似的。她确实不愿意再踏入吴姐的房间,但也确实没有其他办法。

敲门时,脑海里闪过各种恐怖镜头,然而开门后却极其正常。听完她的来意,吴姐二话没说,立即把房间里能用的都拿出来。韩冰硬着头皮进屋帮忙,看到吴姐进了卧室,把窗帘也扯了下来。

光线,瞬间流淌而入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