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三章 她们来啦!

她吃不下东西,却仍然费力的把吃的都吞咽掉,噎得泪水横流。

她不敢看浴室的镜子,生怕不知从哪个角度看到些可怕的东西。恐怖小说和电影中都是这样,洗澡水变成血,水管中发出奇怪的声音,镜子出现披头散发的脸,或者背后有什么慢慢走过来。

可是她死忍着。

春七少和李导都不在了,她没有任何人可依赖,不想被吓死或者杀死,她必须让自己的神经变得强悍。那两个人不知是死是活,说不定还需要她去救。

当初,就不该让和他们分开。尤其是春七少,自从她发现自己有接收涉死、或者新死之人的残留脑波信息的能力,就觉得只有春七少在她身边时,她才能够安宁。他身上似乎有一种奇异的魔力,专门能安她的心。记得她沉浸在可怕的幻觉中时,他打来电话的铃声,都能解救她。

不该分开!也许若能再见,她要尝试与他永远不分开。

战战兢兢地洗完澡,她还是强迫自己站在浴室的大镜子面前,观察脖子上的瘀伤。一条青紫的痕迹像勒在她脖子上,像要命的绳套,又像缠绕着一条毒蛇,看起来很可怕。伸出手指摸摸,微涩的疼痛,但并没有发烫。

吴姐的手劲可真大,若吴姐愿意,完全可以活活掐死她。

想到这儿,她心底不由得又涌上寒意。再看镜子中,那抚在自己脖子上的手,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,皮肤苍白,角度很特别。

她吓得连忙跑出浴室,不敢细究,只快速找衣服穿。

因为好多衣服用于编绳索了,从仅剩的几件中挑出利落的牛仔裤和T恤,又换上运动鞋。本能的,她认为要穿得方便行动才好。之后也不等头发干了,就和衣躺在了床上,试图睡觉,恢复体力。

她已经决定明天中午进甬道去,不管那边连接着哪里,她已经没有了退路。等,可能会多活几天,但她怕精神先崩溃,那时就真的没有半点生望。现在,她的身边没有可信任和依靠的人,而且她觉得李导和春七少没有死,如果他们陷入迷局,需要她的帮助呢。再感到害怕,她也不能袖手旁观。

别忘记,她算是有异能的人,她能接收到强烈的死亡信息。如果这个陷阱本身就与死亡有关,那么她就是关键的人。现在的问题是,带不带吴姐和赵先生离开。

不得不承认,她很害怕,自春七少离开,她没有一时一刻一秒不在怕,念着慈悲心,也只能保证她的精神不被打垮,但恐惧如影随行,根本躲不开,逃不掉。因此,她不敢一个人进甬道去,不敢一个人面对那无边无际的黑暗和茫然凶险的未知。可吴姐和赵先生在身边,是安全的吗?这对处处透着古怪的夫妻万一对她不利,她会陷入更大的危险之中。就像现在,明明知道独处有多么可怕,却仍然不愿意上楼去,三个人守在一起。

还有,若他们是正常的夫妻,只是举止诡异而已,若甬道的那边有生路,难道就把他们扔在这里自生自灭吗?韩冰自认不是圣母,但她也不自私,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走向绝境,却连声也吭一声。

她还是太疲倦了,恐惧本身就极为消耗体力,所以尽管心里有很多疑虑和害怕,她还是陷入迷迷糊糊的半睡眠状态。

静,四处安静得惊人,连她呼吸声都似有似无。

可就在这时,头顶上突然发现响动,是走路地声音,像是一个女人穿着高跟鞋,走来走去。

韩冰从迷迷糊糊中瞬间清醒了过来。看看表,凌晨…整。

咔哒!咔哒!

不对啊。韩冰的汗毛根根竖起。

黄泉旅店装修豪华,地上都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,人走在上面,一点脚步声也听不到。再说吴姐一直穿着软底鞋,三更半夜的怎么会换上高跟鞋乱走!?不对,吴姐住的不是她楼上。

不知为什么,她突然想起一个故事:有一对小姐妹租了个房子住。每天半夜,楼上都传来脚步声,可楼上根本没人住。妹妹很害怕,姐姐哄着妹妹说,那是钢筋水泥发出的声响,就像我们坐在老旧的椅子,有时候会吱吱呀呀的,是自然现象,不用怕的。妹妹心里好受了些,可就在这时,楼顶上探下来一颗双目流着血泪的头,问她们:是这样吗?

想到这儿,她的眼睛不由得盯紧天花板,屏住呼吸。

因为光线的原因,屋顶上有一些不规则的暗影,但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。只是静,绝对的安静,连心跳声都听得清清楚楚的静。但,不可能这样的,哪怕是半夜,应该还有山风。

韩冰笔直的躺在床上,下意识的不敢动弹。

终于,让人发慌的死寂中,脚步声又响了,尖利的鞋跟敲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,极清脆中带着着枯萎的感觉,每一声都像有骨头断裂开。接着,脚步声凌乱起来,细听……似乎不是一个人,而且越走越快,像是奔跑。

韩冰猛掐了自己一把,疼痛直入她的心底,伴随着恐惧一起,真实无比。这不是梦魇,楼上确实有事情发生!就像有追逐,到少四五个人,不,是追杀,那奔跑声带着疯狂的急切。

随后,戛然而止。

再随后,脚步声又出现了,但不再是高跟鞋的,而是很沉重的,像是男人的脚步,一步步像踩在韩冰的心上似的。最终,停在她头顶的上方位置,不怀好意似的,不动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