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四章 活埋

仅剩的理智闪过,韩冰突然发觉吴姐敲的是旁边、本来属于谭和尚的房间门,而且还是从里面敲响的。她和赵先生明明住在楼上,怎么会跑到谭和尚的房间?但之前听说过,那部棺材电梯经过了谭和尚房间外的阳台。难道,他们从那里下楼了?为什么不直接到楼下?是专门找她来的吗?

咚咚咚!咚咚咚!

那声音还在继续,顽强而绝望。而吴姐带着哭腔的声音已经听不出念叨着什么,只有四个字特别清楚:她们来啦!

踉踉跄跄的,韩冰强迫自己走到门外,见隔壁的门正在拼命往里拉拽,门把手扭动着。那怎么会出得来?为了消防安全,很多酒店的门都是朝外开的。难道,吴姐是惊慌之下,忘记了这一点,所以卡在里面出不来?

“吴姐,往外推门!”韩冰抖着嗓子叫。然后,向后连退了几步,身子倚在楼栏杆上,紧紧盯着面前。

门,唰地被拉开了。

可是门内,仍然没有吴姐,没有赵先生,没有任何东西。那呼救声却停了,一片死寂。好像有什么,冲出那房间,就站在韩冰面前,与她对峙,可她却什么也看不到!

巨大的恐惧,有如一张网,把韩冰牢牢罩在里面。指甲,陷入手心,扎进肉里,连刺痛也变得麻木。和心灵的灾难相比,肉体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
她想跑,可是不知道跑去哪里。整个黄泉旅店,都似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控制。为什么要等只剩下他们三个人的时候出事?暗中操纵者,是在等春七少、李导和谭和尚离开才动手吗?

此时她多么想晕过去,那样就不会害怕,可偏偏她异常清醒。就在这种清醒的状态上,她感觉迎面有山风吹来,仿佛一只手不断抚摸着她,令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然后她发现她的不受自己控制,却自有意识的走向谭和尚的房间。关节锁死,宛如僵尸。

别走!别去!她的大脑用尽全力发布命令,可身子却完全不听使唤。她感觉自己仿佛被附了体,游魂一般,脑海中闪过好多画面,因为太快速了,根本看不清,只见火光熊熊,刺得她眼睛生疼。

砰的一声,房间门在韩冰身后关上,断了她的退路。她发觉自己在向阳台走,不知道那力量会不会控制她从窗口跳下去,造成自杀的场面。

停下!停下!她急得满头是汗,可片刻又被冰冷的阴风吹干,格外难受。而身体,却还是不属于她,在走到阳台边时,直挺挺的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,面对着黑洞洞的一口棺材。

确切的说,是那部棺材式的电梯。

电梯里有人,是吴姐和赵先生,两个人都似晕了过去。吴姐的面色灰白,赵先生却是青白着一张扭曲的肥脸,看起来阴气森森,像是两个合葬的死人。而赵先生的膝盖上还抱着那个装着玻璃艺术品的盒子。可是盒子空了,里面的东西不见了,只有那块质地良好的里衬,华丽又冰冷的铺展着。

这时,有一股力量落在韩冰的背上。她清楚的感觉到那是一只手的形状,冰寒刺骨,有一股巨大的死亡重力,猛地一推,把她推向电梯。空间狭小,她拼命刹脚,才不至于撞到吴姐夫妇的身上。但,电梯的内壁为什么是柔软的,甚至没有撞疼她,仿佛黄泉旅店是大妖怪,而这电梯是它的胃部,此时仅剩的三人被活活吞噬了。还没来得及回头,电梯门就关上了,把一切光明及活着的气息,都阻隔于外。

四周,顿时陷入一片黑暗,狭窄的黑暗。

和死人被钉在棺材里,并一起下葬是什么滋味,韩冰正在体会。只要稍动,就能触碰到身边好像早就没有了生命的肉体。漆黑、阴冷、死亡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挤压下来,韩冰不知道自己的神经是敏感还是强悍,她只觉得喘不过气,冷汗如浆,似乎身体内的水分全顺着毛孔疯狂涌了出来。或者,那不是汗,而是冷掉的血液。

短暂的呆愣后,她突然跳起来,拼命捶打着电梯门。

她要出去!她要出去!

控制不住似的,她拉扯自己的衣服,极度的痛苦令她无意识地要撕毁周围的一切!窒息,完全的窒息,又令她恨不能揭开蒙在自己口鼻上那层无形的薄膜。若非有残存的、可以忽略不计的理智在,她想抓花自己的脸,扯光自己的头发,然后挖出自己的眼珠子和冷汗淋漓的心脏!看看它,是不是还能跳动。

被活活的埋葬,不是令她死亡,而是令她疯狂!

咣当一声,就在她要彻底崩溃的前夕,电梯门猛然破碎了。是光,自外面打破的,一团模糊的黑影子随之蓦然出现。

不管那是生还是死,是梦境还是幻想都没关系了,在强烈到能把人绞碎的恐惧里,什么都无所谓。死亡甚至是幸福的,特别是比起被活埋的那种残酷的绝望。

韩冰扑到那黑影的怀里,用尽一切力量死死抱住。

头顶上,传来那总似含着笑意的声音,“别怕!韩冰,是我。我在这儿,别怕。”破碎断续的安抚声,没了笑意,多了焦急和心疼以及许多的疑虑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