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五章 空无一人的精神病院

捧着一杯热茶,韩冰开始听春七少讲他这将近两天两夜的经历。

“我们走进甬道的时候,并没有发生特别的异常。”春七少回忆道,“路很直,也可能是弯的,但肯定转向不剧烈,因为感觉不出来。地面很平,好像是铺的大理石。只是甬道四周很奇怪,好像能吞噬光线。我们带的是强力手电,你知道,那种光雪亮雪亮的,穿透力很强,可是却只能照到脚边一点地方。就算眼睛适应了黑暗,也看不到一米以外的情况。”

“走了多久?”

“事实上,我分辨不出。”春七少苦笑,“一进甬道,手表就停了。而且我有时空感,不知道我们走了有多久,甚至,从身体的疲劳上也判断不出。不过,我们路过了山神像,它似乎被什么力量拉着,走走停停。我们也没找到有关挑夫老张的一点线索,就是同样的黑,同样的环境,同样的节奏,在里面待上一年和待上一秒,似乎没有区别。”

“然后呢?”韩冰急着问,“李导就消失了吗?”

春七少摇摇头,“他没消失,是我消失了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我们走了很久,一直也看不到尽头。或者我们根本就没有移动,一直在原地转悠。反正在甬道里,所有的感官都失灵了。我跟李导商量,要不要原路返回,我想你一定会担心,而且我也不放心。他同意,于是我们就往回走。可才一转身,眼前就亮了,我们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跨的步子,就这么一下子到了另一个地方。”

“到了哪里?”韩冰的心悚然揪紧。

“一家医院,精神病医院。”春七少好看地皱起了眉,“之所以我确定这是精神病医院,是因为春氏以前资助过一家。我参观过,环境和设备是相同的。但是,这家医院很奇怪。它非常非常大,比综合性的大医院还要大,但整间医院没有一个人,窗外像是被红色幕布完全包裹似的,什么景色也看不到。”

“是不是产生了幻觉?”

“应该不是。”他伸出左手,掌心中躺着明显的伤痕。是割伤,好几道,大约他是提醒自己免被幻象所迷时自己弄的,他上回为了从幻觉中清醒,自己掰断的手指还没有好。

“我们在医院中又走了很久,发现这医院最大的奇怪之处是没有出口。不管你上楼还是下楼,进房间还是退出,就像走进那种螺旋似的花纹,可以徘徊在任何一个地方,但就是摆脱不了那种旋转的规律。走到尽头,就又回到原点,但方向和高度却不相同。比方,我从一楼的这边走到那边,然后发现居然到了二楼同一点。我从顶层走一圈,最后会回到了第一层。可我明明记得没有上下楼,脚下的路也没有坡度。”春七少继续说,“这样又不知过了多久,我们甚至连身体上的消耗都感觉不到,时间就像凝固了一样。可这时,我却突然听到你的声音。”

“我的声音?”韩冰更惊讶。

“是。”春七少突然俯下身,吻吻韩冰的额头,“我听到你叫谭和尚。”

“那是因为谭和尚也进了甬道。”韩冰道,“你们没有见到他吗?”

“没有,也没有见到挑夫老张。”春七少的眉头蹙得更紧,“我总觉得,我们所遇到的,就像道教中的结界那类的空间,我们彼此之间,我们和真相之间,可能近在咫尺,但就是找不到那个关键点。中国古术中称之为什么来着?”

“阵眼。”

“对,阵眼。也有些像……《盗梦空间》中的那个可以离开梦境的特定地方。总之我听到了你的声音,很后悔没有带你一起来。就算是困死,也比扔下你一个人强些。到了那家怪异的精神病院后,我一直努力尝试着回去,可我们就像进了巨大的迷宫,不管我多么拼命告诉自己冷静,多么努力寻找出路,也完全没有线索。”

那时他急了,不断的重复着相同的场景,对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一种压迫。因为回不去,因为让韩冰一个人待在另一个地方,身边还可能隐藏有危险分子,他又急又悔。所以,当隐约听到韩冰的呼喊,他不顾一切的在空荡的走廊中奔跑,也叫着韩冰的名字。

韩冰听他这么说,简直目瞪口呆。

原来,从甬道声传出的、呼唤她名字的声音是春七少的。只是因为甬道和空间的关系,声音扭曲了,变得尖利可怕,而且像是女声。根本不是有脏东西叫生人的名字,以期寻找替死鬼。

世上本没有鬼!世上本没有鬼?她不能确定。

是自己吓自己吗?她也不能确定。

人,不管在什么情况下,是需要坐标的,那样才好定位自己与他人,定位现实与虚幻。可目前最要命的是,他们没有那个坐标。而且,刚才电梯里的事怎么说?吴姐一直喊着:她们来啦,又是怎么回事?

想到这儿,她突然忆起那对夫妻,本能的钻进春七少怀里,“吴姐……还有她老公……”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