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八章 我们的坐标是:李导

本能的,韩冰想上前去拉。

但是那无脸护士的速度太快了,吴姐就像一块破布,被她拎在手里,极速消失在走廊的尽头,好像空间破了个洞,吴姐像沙子一样漏了过去,只有长长的呼救声不断回荡。

“救我!她们来啦!救我……”

周围的人,无动于衷。

赵先生扭过头来,祈求地望着韩冰。他还是说不出话,但举了举手中的空盒。在韩冰惊吓得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那盒子却蓦然煅烧,并很快引燃了赵先生。这个痴肥而油腻的男人,就像纸糊的一样迅速被引着了。火光中,他突然笑了,得意的笑,还有兴奋的贪婪。他的眼神如此可怕,就像是地狱恶鬼般,吓得韩冰向后跌倒,幸好被春七少拦腰抱住。

“他不是人。”春七少忽然说。

嘭的一声,赵先生化为一堆灰烬,散发着恶臭。

“继续走。”春七少打横抱起韩冰,等长腿跨过那灰烬,才把韩冰放下。

韩冰忍不住向后看,见不知从哪里起了风,吹着那堆渣子飞舞,似乎急着要追他们,惊得她叫了声,“小心。”

春七少不会什么法术,但他心里已经猜到了什么,鄙视的朝那堆灰吐了口水,“恶心。”

这么轻蔑的动作,居然奏效了。风息灰止,迅速消失无踪迹。

“这样的男人要来干吗?我身为男人,都看不起他。”他仰着脖子说了一句,也不知是说给谁听的。

韩冰不多问,只跟着春七少走。现在,只剩下他们两人了,春七少仍然走在后面,护住韩冰的背心。

一零五。

远远看到房间的号牌,韩冰没来由的紧张。眼见着,一个年轻的小护士匆匆走来,文件掉了一地。她蹲下身子去捡,有点气急。

韩冰蓦然停下。

再走,她就会在那小护士身边站下了。那时,会不会有和吴姐一样的遭遇?

春七少的手,握紧了她。显然,他也发现了这重复出现的异兆。

“你为什么不过来?你应该走到这儿的!”小护士抬起脸,恶狠狠地说。

同样,没有五官却表情丰富的脸。

韩冰浑身发寒,如坠冰窟。

“有点丰满,杨玉环吗?”春七少突然笑了声。

四大美人,西施、王昭君、貂蝉、杨玉环,沉鱼落雁、闭月羞花。那四个玻璃艺术品,身披轻纱的是西施、手抱琵琶的是昭君、举头望月的是貂蝉、身段丰腴的是杨玉环。

刚才抓走吴姐的昭君,现在杨玉环出现,后面难道是貂蝉和西施了吗?

想着,情不自禁地转过头去,吓得轻叫一声。不知何时,又有两名护士走来了,虽然穿的是白色护士制服,但那娉婷的风姿,只有古典美女才会表现得出来。

“过来!”对面的“杨玉环”再凶狠地叫。

“冤有头,债有主,关她什么事?”春七少紧握住韩冰的手。

“关她的事!关她的事!关她的事!”三个声音同时响起。

随后,有烟尘滚滚自四面八方而来,呛得人呼吸困难,好像是哪里着了大火,能融化人类骨肉的大火!

四大护士形象的美人,隐在黑色的烟雾中,向他们扑来。

“走!”春七少低喝一声,从身后环抱住韩冰,向一零五病房撞过去。

那可是铁栏杆啊。中间,似乎还隔着结界。他是急疯了吗?要干什么?这样他会受伤的。

电光火石之间,韩冰心中涌出好几个念头。

然而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,春七少抱着她,居然一下撞进了病房中,似乎那结界和铁杆瞬间变成了虚无的存在。

用力过猛,两人倒在地上。还没有起身,病房中的病人就急跳起来,一把就捂住了韩冰的嘴,把她的尖叫闷了回去。

韩冰几乎吓死,耳边却有人以极低的声音说,“是我是我。难道你还怕我吗?”

李导。

韩冰腿一软,几乎坐在地上,幸好李导托着她的胳膊。

三人悄没声息的往外看,就见浓烟更重,却像条黑蛇似的,只在走廊中间滚动,却不蔓延到外面,更没有烟钻到病房里来。看不见的烟雾中,有脚步声有有条不紊地响着,四个无脸护士依次走到一零五门口,抓着栏杆往里“看”。

三人屏住呼吸,一动也不敢动。

好在,她们只站一会儿,就慢慢走了,门外的烟也慢慢消散。

“她们看不见。”李导压低声音说。

“她们也听不见。”春七少声音如常,倒把其他两个人吓了一跳。

“李导,你怎么在这里?”韩冰急着问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李导抓抓头发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,“之前春七少走着走着,突然急得不行的样子,然后跌倒,就那么在我眼前消失不见了,把我吓得够呛。”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