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一章 情殇

在幻境中,赵先生脑满肠肥,分外恶心。但现实中的赵先生却是个中年美大叔,虽然看起来被酒色泡得有些不健康,但五官和身材却没得说,保养极好,艺术家的气质更是迷人。

怪不得吴姐自始至终都深爱着老公,因为有的人,总是会迷惑别人,不管做错什么,还是会得到原谅。

“谢谢你们。”赵先生“诚恳”地春七少等人说,“内子精神脆弱,住在疗养院里。也是我疏于照顾,居然让她自行离开了。”

“吴姐到当年度蜜月的地方来,赵先生就没想到来这里找吗?”忍不住,韩冰刺了一句。

这个男人,要不是真实的了解过,就会被他温文尔雅的外表给骗了。说起吴姐时,他还一派小心温柔,痛彻心扉的样子。可她经历过吴姐心灵里所有的景象,知道那些才是真的。

赵先生不知道,他们已经了解了那桩纵火命案了吧?

韩冰一边想,一边瞄向赵先生手里拿的盒子。放着四大美人玻璃像的盒子。

赵先生似乎才检查过,还没收拾好。所以,盒子盖半打开着,从韩冰的角度,正好可以看到里面。

四大美人,没有五官,造型优雅流畅,就算韩冰这种不懂艺术的人,也不能不赞叹她们的美丽和哀愁,简单的玻璃,却表达出强烈的诉求。

可就在此时,突然一道红光闪过。韩冰明明看到玻璃人像上发生了异变,那抹红,诡异地在那透明的材质上流转,妖异以极。同时,她似乎看到,四大美人冲着她哭了。

瞬间,她浑身冰冷。

她接受到很微弱的气息,死亡的气息,死亡之时的痛苦和绝望。但如果说吴姐这个凶手已经暴露了,她们应该安息才是。但这样……

难道,事实不像他们想的那样。推断,有错误吗?

接下来的事情,她完全没有关注和参与,一直浑浑噩噩的,心中的疑虑挥之不去。

她不知道怎么离开的黄泉旅店,不知道怎么上的飞机,不知道怎么回的家。春七少安排得细心妥帖,根本没让她操半点心。

但,也看出她的心不在焉。开始时以为她是太疲倦了,到底是女孩子,还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,虽说有异能,也心灵受创了吧?可后来,发现她的情绪不太对头。

“怎么了?”他送她回家时,温柔地问。

韩冰摇了摇头。

“我们正式开始约会好不好?”他转移话题。

韩冰又摇了摇头。

“你不愿意?”春七少呆住了。他以为,经过这些事,哪怕是在幻境中发生的,他们的感情也已经到达了某种程度。难道,她记起了什么?又误会了什么?

“不是不愿意。”韩冰正色道,“你能帮我查查吴姐在哪家精神病院吗?顺便,再查查那起纵火杀人案。”

春七少愣住了,不明就理。

韩冰想了想,还是把自己的疑虑,那一瞬间感觉到的东西,全盘托出。

“好,我们再查。如果你接收到什么,我绝不会让你带着不安生活。”春七少想了想,认真的点头应下。

不长时间,春七少得到了消息。

很巧,吴姐所在的精神病院,正在是春氏曾经赞助的那个。可奇怪的是,查来查去,根本没有什么纵火杀人案。据调查,赵先生有四个情人,一个个活得好好的,就在他身边,还住在同一屋檐下。

这个男人真是本事,可以让自己的小三小四小五等等,和睦相处。至少,表面上是这样。

那么,吴姐为什么会以为自己杀了人,并且逼疯了自己?

在韩冰的要求下,春七少带她去了那间精神病院。走入医院的刹那,韩冰差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幻境中,因为场景真的是一模一样的。好在,现实的气息带着温热、嘈杂、有点污浊但绝对亲切的触感,扑面而来。

谁说现实肮脏,水至清则无鱼。只有当真正陷入纯净的幻境中,才知道现实有多么可贵。

医院大楼共七层,吴姐就在七零五。韩冰从隔着带铁栏的大门看到她的时候,差点掉眼泪。

不知她是如何从管理严格的医院跑出去的,但就算在幻境中相处了一回,也对她有了些感情,或者说是同情。

她很安静,静静地坐在床角,盯着对面墙上的一幅画。

“她和赵先生是同学,以前也是美院的高才生来着。可是,她放弃了自己的事业,全力支持老公,最后却落得这样的结局。”

“就像《罗丹的情人》?”韩冰苦笑。

“就像《罗丹的情人》!”春七少点头,“看,电影反应生活,生活就是电影。”

女人,把才华埋没,把梦想全寄托在男人身上,真是愚蠢可怜。做为个体的自己如果不能独立,那样的爱情也是软弱虚伪的。

韩冰没说话,但知道春七少说得对。电影中的很多事情,在现实生活中都找得到影子。就像李导,从黄泉旅店回来后,就一头扎进创作之中,从未有过的亲身经历,让他迸发出从未有过的热情。因为有了两次惊心动魄的经历,他决定拍成两部曲。

一部票房和口碑又丰收的电影就要诞生了,可谁知道,电影原形人物的那些辛苦血泪呢?

而挑夫老张,居然因为受刺激太严重,把那部分记忆缺失了。倒是谭和尚,安静离开,不知所踪。

韩冰不知道的是,谭和尚的消失让春七少很担忧。他怕谭和尚泄露韩冰的秘密,给她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同时他自责自己的疏忽,怎么让谭和尚在眼前消失了呢?他明明很留意来着,这是不是说明谭和尚的消失是有意为之?

这个人,身上始终有让人猜不透的地方。看似无害,只是一个宗教骗子,插科打诨,丑角似的人物,但实际上呢?

现在,春七少在动用一切力量,紧急寻找谭和尚。

“那幅画……”韩冰突然惊讶的叫了声。

心念转动的春七少循声望去。

那是一幅抽象画,是由大大小小的螺旋组成的。怪不得,他们在幻境中间,那医院的走廊就是不断循环的螺旋状。都说文艺作品反应作者的内心,可能是那样的婚姻生活,令吴姐觉得自己始终在原地,永远也走不出心灵的泥沼吧。

“吴姐。”韩冰轻轻叫了一声。

很奇怪,她们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交集,可在幻境中却共了一场生死。所以,现在心里是什么感情,是个什么滋味,韩冰搞不清楚。

医生说过,精神有问题的患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时,是感知不到外界的。你叫她,她也未必听得到。

可是,吴姐听到了,还缓缓转过头来。

她真瘦啊,皮肤贴着骨头,脸颊都凹陷了下去,青筋暴露,就像个骷髅。可是,她的眼睛奇异的明亮,温柔,夹杂着一丝淡淡的伤心和再也不期望什么的放弃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