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 百年前的女人

楔子

只有爱,是一颗永恒的星,照亮我来时的道,和去时的路。

第一章百年前的女人

深夜,寂静。

一片漆黑的大厦中,惟有十八楼的一扇窗子,还透出柔和的光线,在暗夜中特别刺目。

韩冰躺在床上看书,渐渐的有了些困倦。

忽然,灯灭了。

她瞬间融入了诡异突如其来的黑暗。

是哪里又跳闸了吧?她无奈的想。这栋楼有些年头了,线路早就应该检修,可一直没人管。

伸手轻按,床头应急用的电池小夜灯亮了。光线昏暗,但足够照亮她视线所及。

“你快来!”有一个柔软的声音响起,似乎被什么东西捂着,听起来闷声闷气。

韩冰大骇,本能的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,差点没吓死。

一个女人不知何时站在她卧室的门边,穿着十九世纪初的时髦衣服,旗袍,外面披着西式的外套,头发烫成那种有点僵硬的波浪,脚上没穿皮鞋,而是绣花鞋。

她站的地方,异乎寻常的黑暗,好像她身后是一个无尽的空洞,好几次方那么深幽。在那阴沉湿冷的黑中,她却被衬得艳丽夺目,白底蓝花的衣料,外套是血一样的红。看起来,像是造型优美、线条流畅的青花瓷瓶,套了个红套子。

最可怕的,是她从头到脚蒙着一块黑纱。房间内仅有的光线,令那黑纱闪着诡异的光,像是雨夜的水渍。这令她的容貌看不清楚,但鲜艳的红唇和十根红红的指甲,却刺目的张扬。

“你快来。”女人又问,一动不动。

“快来吧。不然,我等不了,我真的要走了。”她又说。然后,向前一步。

韩冰直接吓晕过去。

……

“不是鬼压床,我敢肯定。”乐飘飘对李导说。

“你很久没做恐怖的噩梦了吧?别是又有什么怪事找上你。”李导发愁的说,“你这倒霉孩子,大脑的构造为什么非得和别人不一样,这不是活受罪吗?要我说,你别再去找那个葛医生了,也别再找她的师傅慧空。你本来就有点特异,现在还要开发出来,不是更要命吗?”

韩冰摇摇头。

她已经确定了一件事:她的异能是不能抛弃和割掉的。那她能做的,就是不逃避,提高控制能力,可以有序接收那些涉死的脑波信息,那些残留的意念,并梳理好,免得自受其害。这就像她身上隐藏着一个野兽,不驯化才是最可怕的。

她也不愿意这样,可是没办法。而葛医生和慧空大师,一直无私的帮助她。

而且,她最近的睡眠质量不好不是一天半天了,失眠严重。去医院想开点安眠药时,才遇到了美女葛医生。葛医生认为她还年轻,身体不错,所以并不是药理性的失眠症,而是心理性的,干脆叫她放松,不要太介意和专注担忧,顺其自然,再配合点读书和音乐疗法就行了。

“很真实?”李导又问。

“我觉得是真的。虽然我吓醒后,什么也没发现。”韩冰叹气。遇到的怪事那么多了,她也一直努力秉承慈悲心,但该害怕的,一点不会减少。

“你就不该辞职。”李导叹了口气,“虽然你是春氏的员工,但却是为我工作的。为了那个混蛋,有必要耽误自己的前程吗?我少了左膀右臂,你少了高薪水,要不然换个风水好、阳气足的地方住,可能就不会老接收到异样信息了。”

他话题转换太快,韩冰一时没反应过来。当她消化了这话,脸色突然就白了。

有一段,她缺失了部分记忆,可就当她接受春七少的感情时,却猛然又记起,记起那十二天空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:有关她和春七少。

极其狗血老套的陷阱。

那天她到公司去请假,无意中听到春七少和几个平时往来的纨绔说笑。那些富二代官二代的公子们问春七少:大鱼大肉吃腻了,那个清粥小菜,似乎叫韩冰吧,到手了没?

春七少笑而不语。

电影电视中,看过很多这样的情节了。但临到自已头上,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羞辱。本来她对春七少格外戒备和抵触,可在黄泉旅店的凶局事件后,令她不知不觉中卸下心防,接受了他的感情。

在那样恐怖的情况下,有那样一个男人给予了那样的保护,想不动心,很难。何况,她在告诫自已远离春七少时,就已经心有所动了吧?只是,她不知道而已。

今天,却知道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游戏。而且,她还只是赌注、彩头,都没有下场的机会。

她没有激动地质问,或者哭泣着跑掉,而是若无其事走开,可是心里的痛却直达灵魂的最深处,暗暗发誓就愚蠢这一次,再也不会对春七少有半点信任。

被辜负、被伤害、被嘲弄,令她保持着表面的平静,其实只是痛到茫然无措而已。偏偏似乎有心灵感应,春七少发现了她的出现和离开,急追了来。

但,他只是紧拉着她不放,却没有解释的话。也许就算解释,她也听不进的。她的耳朵里和心里,塞满乱七八糟的声音,嗡嗡的像装了一部损坏的引擎,屏蔽了春七少的一切。

她毫不在乎的一笑,于是春七少放开了她,因为那拒绝的信息,令他甚至不敢靠近。她窝在家里,隔绝外部信息和春七少几次三番的请见。直到她莫名其妙的失去记忆,在黄泉旅店再度遇到他。

而他,是他父亲派去公干的。

在那个地方,有什么人会去谈生意?所以,这件事很古怪。

至于她失去记忆的事,慧空师傅说,是她过度开发脑力造成的。

在玻璃美人事件中,失忆的她再度掉进春七少的温柔保护中,甚至更进了一步。是的,她爱上他。如果没有回忆也就罢了,偏偏,她想起来了!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