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 高祖姑姑的照片

“B市是全国最大的城市,发展的机会比较多。”谭和尚认真地说。

“你有计划没有?有住处没有?需要帮忙的话,只管说一声。”韩冰很真诚。

虽然她其实对谭和尚并不了解,可共同经历过生死,彼此间的感觉很不一样,似乎完全可以信任。

“我才到B市三天,就住在火车站附近的小旅馆。”谭和尚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“本来想安顿好再找你们的,没想到遇见你,真是有缘。对了,李导和春七少怎么样?”

听到春七少的名字,韩冰感觉呼吸停了一息,但还没等她开口,谭和尚就又说,“其实我只是不知道你怎么样了,他们两个的消息都能从网上的娱乐新闻中搜到。”

“李导筹拍的恐怖电影开机了,他去了外景地。”

“新闻上说了。”谭和尚一脸与有荣焉,“你没跟去?你不是李导的私人助理吗?”

韩冰摇摇头,不知道怎么说明自已辞职的事。

好在,今天谭和尚情绪很高,自顾自的猜测道,“哦,我明白了。他这回要突破自我,把B级恐怖片拍成*级艺术片,体现人性与超自然的关系,摆脱小成本恐怖电影以吓唬人为乐的低级趣味。呃,采访他的新闻是这么说的。但是听说拍涉及灵异的片子,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,所以你才不敢跟去,对吧?毕竟你是女孩子,还经历了之前的可怕事情。别说你,现在我想起那个旅店,心里还发毛呢。”他特意不提黄泉旅店的名字,但韩冰还是觉得身上一冷。

抬头望去,天空晴朗,太阳明晃晃的,不知道那股寒意是从何而来。

“虽说后来弄明白了,一次是出于恶人的恶念,一次是进入偏执者的梦境,可还是挺吓人的对不?”谭和尚抱了抱手臂,似乎也有些不自在,而后又叹口气,“到底,那家旅店是怎么回事,我们也不清楚。”

“很多事不用刨根问底啦。”韩冰甩甩头,把突然而来的不安甩走,“用我家乡的话说,不明白的别打听,打听出来是心病。”

“也是。”谭和尚失笑,话题一转,“春七少怎么样?身为朋友……你就没安慰安慰他?”

韩冰愣住,“安慰什么?”

“你不知道啊,娱乐新闻都上了头条了。”谭和尚很惊讶,“前些日子春七少涉嫌酒驾、被保释出来后,有人看到他和父亲激烈争吵。昨天的最新消息说,目击者称他失魂落魄的步行回家,神情极为憔悴、落寞,大家怀疑他失恋了。你知道他,从前都是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,可现在上网搜搜就知道了,几万条他的消息,都在猜测哪个女人这么本事,居然令春七少踢铁板。网友提出好几个当红女明星的人选,网络正投票,看谁的可能性比较大呢。”

“他是我的老板。”韩冰从胸口生生挤出话来,“虽然在黄泉旅店共同面对过困局,可那是在特殊情况下,回复正常生活后,自然彼此保持距离呀。所以,你说的我都不知道,我甚至不爱上网看娱乐新闻。到底在一个圈子里,早看惯了这些没营养的消息。”

“好歹,他算是对我们有救命之恩的,多少关心一下嘛。因为我们陷入恶念也好,怪梦也罢,都是他把我们带出来的。”谭和尚意味深长的瞄了韩冰一眼,“除非……是你让他吃憋……”

“你胡说什么呀。”

“在黄泉旅店,他对你很用了番真心思。”谭和尚不与韩冰的目光接触,只一味地说,好像趁着自已有勇气,“我这和尚是假的,又没瞎,其实……看的出来。”

“总之我和他没有关系。”

“好吧,好吧,是我多嘴了。”谭和尚举手投降。

韩冰心中一阵懊恼,因为她反应激烈,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她的态度已经说明了她和春七少之间有问题。

失恋?失魂落魄?春七少不是因为她才如此吧?这些日子她在家搞自闭,确实没有听到过任何与他有关的事。他那样的男人,要女人容易,要恋爱却应该没那么快。

如果,他是为她如此,是否证明他对她有些感情?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,玩笑的开始,却铸就了真心?如果不是为她如此,似乎又解释不通。前天晚上,他在自已门前守了一夜,却一句话也没多说。新闻上说他步行回家,应该就是从她这儿走的……

忽然,韩冰心里混乱不堪。

人的心,真的很难看懂,就算亲眼看到也无法深深相信。而没有信任,就无法继续走下去。

“不然,你住到我家吧?”韩冰打破短暂却尴尬的沉默,心里对谭和尚提起她和春七少之间的问题感觉有些怪异。

虽然他们相处时间短,可是因为共同的经历,关系比相交十年的友人还亲近。但是,谭和尚并不是个八卦的人。况且这种男女感情的问题,就算到了李导和她之间的那种信任程度,也只会略提一提,不会这么有直接的暗示性。显然,谭和尚的有点“过”了。

可他为什么会“过”?做过了的目的是什么?韩冰没来得及细想。

“你的房子很大吗?”谭和尚从善如流,抛开不恰当的话题,笑问。

韩冰也笑了,“我只有一间小公寓,但是客厅的沙发挺舒服,可以招待朋友住几天的。直到……你找到工作,安顿好生活为止。”

“好吧,省点房钱也好。”谭和尚没有客气,“应该不会打扰你太久,我已经找到工作,这几天就开始租房子。”

“你找到了什么工作?”韩冰很惊讶。毕竟,谭和尚才来B市三天,在就业形势属于狼多肉少的环境下,找个工作是很不容易的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