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章 黑暗中的笑声

“怎么了?”似乎感觉到韩冰的目光,春七少侧过脸问。

“你为什么骗我?”韩冰的声音有些抖。

抓着手的人都可能变化,何况已经放开的呢?但,如果眼前人真是春七少,就一定会知道属于两人之间的隔阂是什么。

“我没有骗你。”春七少叹息一声,“你听到的都不是真的,是他们的恶意揣测,因为你是个很真诚,在感情上有些土气的女孩子,不似以往我身边的女人,所以他们就以为……”

“为什么不解释?”

“刚才不是说了?我父亲要我在五年前就开始注意你。在这件事上我对你有隐瞒,我觉得很愧疚。”其实,他是隐约中感觉父亲对韩冰有谋划,所以不想把她搅进来,于是干脆借机疏远。既然如此,还有什么必要去解释呢?只是感情半点不由人,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要接近她。

韩冰不说话,但松了一口气。

太好了,眼前人正是春七少无疑!是她太疑神疑鬼了。可是,她也不怪自己,在这么个地方,在黑暗中,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下,是人就难免反应过度。

“啊,好了。”耳边春七少一声欢呼,眼前登时明亮了起来。

韩冰连忙眯起眼睛,但很快适应了。光明真是好,那些阴影无所遁形,恐惧也悄然退去。

只是夜,却更深了。

两人都不愿意干等着,免得心慌,就一起去了厨房,找些事做。先是去看看那部棺材电梯还在不在,结果发现入口给封死了,由于不能到残疾人专用房去,也不知上面封死没有。然后两人又鼓捣吃喝的东西,春七少为了让恐惧感变成玩笑化,还讲了鬼故事。

“一个人半夜三更的,独自在卧室里看恐怖电影。正到最关键的时刻,突然听到壁橱里发出低沉的笑声,就像这样……”春七少咳嗽了一下,打算模仿。

可当他的手指才按到自己的喉咙上,古怪的笑声就已经传了出来。嗡声嗡气,就像凉粘的雾气弥漫在四周,有点尖利,仿佛是……女人!

“别开这种玩笑!”韩冰脸色骤然雪白,声音都发抖了。

春七少摇摇头,表示不是他,眼睛四处望着,似乎要从无形无质的空气中看到什么,神情也变得极为严肃。

一时之间,两人的沉默令周围异常安静下来,就连彼此的心跳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呜……又有异响传出。

“是山风。”春七少侧耳倾听,夸张地松了口气。

但,他又不怎么确定,于是拉着韩冰走到大堂。

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,山雨欲来,天空中好像有千军万马,由远及近地响起隆隆的铁蹄震动声。远远近近的山体和漫山遍野的树丛,宛如披头散发的女鬼,带着一身湿漉漉的气息迫近,仿佛就压在整间旅店的顶上。闪电造成的强光,偶尔令它露出似狰狞又似狂笑的面目。

“刚才还是晴天……”韩冰挨近春七少的肩膀,贪婪他周身散发的活力和热气。

“山里就是这样,何况现在是雨季,一天三变样是正常的。”春七少望着白天看起来很美丽,但此时却好像黑色波涛,要把他们生生淹没的山色说,“别怕,刚才你听到的是山风的呼啸。只是听起来像笑声,或者哭声。你知道野猫发qing吧?叫起来像婴儿哭泣,更可怕。”

“是吗?”

仿佛是为了印证春七少的说法,山风又是一声呜咽。虽然还是很吓人,但好歹这个解释比较能令人接受。

情不自禁的,韩冰走近酒店大堂的落地大玻璃窗,往外看。

山雨已经落了下来,细密又急促,衬得漆黑夜色闪烁着诡异的微光。她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,只觉得眼睛被不明物体所吸引。

那不是理智的、有意识的观察、而是视线下意识的捕捉到了活动物体。那是一团黑色正在疾速靠近,速度快到她根本来不及反应,眨眼间就夹杂着无数雨滴,啪的一下甩到玻璃上,正对着她站的位置。

瞬间的怔然、惊诧,然后看清那是一张脸,悬空贴在玻璃上,死死盯着她!

韩冰尖叫一声,向后跌坐在地上。

春七少眼疾手快,把她捞在怀里,心中也揪紧着,向窗外望去。

是那个风筝!他在山路上时看到的那个绘了美人脸的风筝!明明是掉到山涧里去了,不知为什么出现在外面!刚才他也看见了,这风筝疾飞过来时,就好像一个人突然从山上跑来,直接摔在他们面前。

朝凤岭山势奇特,自然造成气流纷乱而强劲,这应该是山风卷来的吧?此时正砸在玻璃上而已。虽然,这实在是有些巧合,应该说太巧了,巧到透着那么一股子阴森和恶意,像是风筝上的女人故意追来了这里似的。但,也只能这么解释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