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三章 白发鬼女

“你想用迷魂香令她失去自主意识,然后被动的帮你构建一个刚才你讲的那个故事里的世界?”春七少立即就明白了,“最后把我卷进去,实施精神上的催眠,令我强烈的认识到莲花地是你们谭家的,主动把黄泉旅店易主。就算现在不行,等我父亲百年之后,我仍然会执行这个深植于大脑子的指令。这样,你即没有触犯法律,还能得到你要的结果。但是,你不觉得这样做太复杂了吗?”

“顾忌多,自然复杂。”谭和尚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我要实现高祖的愿望,也不想把自己搭进去,只好复杂点儿了。不然,你有钱有势,在不违法的情况下,我怎么能让你听我的?好在,我有耐心。”

“只是你没想到,黄泉旅店的力量不是你能驾驭的。甚至韩冰,中了迷魂香后也还是拒绝接受你的……什么来着?哦,心灵感应。”春七少讽刺地道,“其实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不相信你直接跟我谈谈的话,我会比较能讲理一点,并帮助你实现愿望,假如你说的全是真的。”

“我敢赌你深爱韩冰,绝不会舍弃她。但我不敢堵,你面对我时的人品值。是,结果我失败了,但之前我想过会功亏一篑。毕竟,黄泉旅店的秘密,谁也不知道。但你就不奇怪吗?你父亲,春氏的掌门人,为什么要在这里盖一家旅店?他对这里又了解多少呢?他想做什么?”

春七少沉默了。

是的,他父亲的动机和目的是个问题在,而且与神秘的黄泉旅店有着不可捉摸的联系。可惜他现在出不去,与外界也彻底失去了联系,没办法问清楚,或者自己调查明白。

现在关键的问题是:怎么摆脱黄泉旅店的禁锢?或者说,它出了什么谜题,他们又要怎样才能解开?

“你一直说你高祖的事,还有春氏高祖的事,但你的高祖姑姑,和这些事情到底有什么关系呢?”一边的韩冰突然问。

“这是你第二次提到我高祖姑姑,为什么呀?这件事与她无关哪。”谭和尚很纳闷。

“因为,在你对我动手之前,我梦到过她。在梦里,她很奇怪。而且春七少在他家的阁楼里,也发现了你高祖姑姑的画像。若你讲的故事中,没有她的存在,她为什么反复出现?甚至我中了迷魂香,晕倒在那幢意式建筑里时,也是‘见’到了她,后来她又变成……变成个白发鬼女的形象,吓我半死。”

听到韩冰的回答,谭和尚大吃一惊,“不会吧?怎么可能?”

他的样子不似作伪,难道说,他也并不了解全部真相?

“看来,你说的故事是残缺的。就算谭氏高祖没有骗你,至少他说的不很全面。因为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,你高祖姑姑既然出现,整件事势必与她有关。说不定,你的故事不仅是关于你我的祖辈,与韩冰的祖辈也有牵连。”春七少疑惑。

“我祖籍东北,和西南相隔何止千万里?应该和你们两家没有瓜葛吧?”韩冰反驳,“或者,高祖姑姑找我,只是因为我容易接受异世界信息?”

这个问题,没人能回答。但春七少把在韩冰和他身上发生的事,细细的全对谭和尚说了。

三方交流信息完毕,都有强烈的违和感。故事的脉络是正常的,也有几分可信,可就是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头。好像,有什么被遗忘,被时光掩埋。又好像,又更深层的秘密。

“你确定梦到的是我高祖姑姑?”谭和尚问韩冰,又转过头问春七少,“你家画像上也是我高祖姑姑吗?”

“经过对照描述,我们觉得是那个百年前的世纪美人是一个人,但韩冰看过你高祖姑姑的照片,可以确定,我却没有。如果你的照片带在身上,不如拿来我看看。”春七少说。

“在我的房间。”谭和尚有些为难,又有些惊恐,“难道你要我现在去拿?”

“我们陪你去。”春七少当机立断,“现在情况不明,随时可能出状况,怎么能耽误着?你不是说感觉‘她’出不来吗?那有什么可怕的。大不了,速去速回。”

谭和尚犹豫了一下,最终咬牙点了点头。

是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想利用韩冰的异能,再加上自己那一知半解的古术,就能够驾驭旅店里神秘的力量,从而达到在春七少脑子里种下某些指令的结果。

但,显然是不成的。

他的作为,反倒害自己也深陷其中。如今他把一切都坦白了,也只有齐心合力,先出了旅店再说。

他觉得黄泉旅店就像一个神秘的空间,把人性中最阴暗和可怕的东西,具体化为暂时的事实,让所有最见不得光的真实都袒露在人们的眼皮子底下,不容回避,直击内心。

难道,他的故事中真的缺失了最重要的部分吗?为什么呢?既然高祖写下家传,为什么偏偏缺失了关键的内容?是故意掩盖?还是,他的高祖忽略了什么?当年,谭家和春家发生了什么事,又和高祖姑姑有关吗?

疑惑中,谭和尚在前,春七少拉着韩冰在后,三人一起到了二楼一号A,也就是韩冰房间的隔壁。手电雪亮的光芒驱散了沉重的黑暗,夜雨声中,谭和尚慌慌张张的划拉着在摊在床上的东西,很快就找到一张照片。

“来点光。”谭和尚勾勾手指。

春七少把手电递过去。

谭和尚瞪大眼睛细看,然后长吁一口气,“没错,就是这张,我的高祖姑姑。”

为您推荐